好好做人。

突然喻黄

黄少天抽了一口,薄荷烟弥漫一嘴凉气,烟味到不是特别重。也没什么意思。他这样想着,呼了一口,那袅袅白烟从嘴里喷涌而出。从前看人家喷云吐雾,黄少天眯着眼睛盯住自己指尖夹着那猩红一明一灭,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也是模样。正咂嘴,忽然一阵风来,刚喷出去的烟兜头盖脑全拍回脸上,呛得黄少天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连眼角都被辣出一点眼泪来了。得,不会抽就是不会抽。别耍酷了。黄少天把烟叼在嘴里,腾出手抹了一把眼睛,忽然笑出来。什么难过,惴惴不安,愤怒,绝望,好似真的都消失了。是随烟吐了,还是被风吹了。都消弭不见了。
他在夜风里站了一小下。两支烟的功夫,身上熏得全是烟味,回去要是让……他忽然打住,带着心底最后那一点忿忿不平和满身烟味走回家。
如果明天喻文州问起,就说夜宵去了羊肉串摊子。如果喻文州闻出来是烟,就说摊主抽的。
门咿咿呀呀响,里面静悄悄的。黄少天摸黑脱了鞋子,摸回房间。还是说半夜睡不着,出去溜达突然想抽烟。在床上滚了两圈,枕头上也满是烟味。都是成年人了,抽烟也没什么。试过了,没什么味道。他甚至把下一句也想好了。

“粥闷在锅里,要吃自己盛。”然而喻文州指着厨房说完,低头套上了鞋子出门上班了。
黄少天站在门口打了个哈欠。
好像昨晚都只是做了个梦,没睡好,才记得一清二楚。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