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喻黄】年少时光05

5.

然而漫长的暑假,黄少天都没有来找他,也许是不愿意他再烦心。喻文州安静地歇了一个暑假,偶尔看看书或者出去锻炼身体,顺便把荣耀的账号练练级,初三一年没有玩,两人的等级差距又拉大了好多,只是他每次上线的时候,黄少天都不在。就在术士和剑客的等级一点点拉近的时候,暑假慢慢走到了尾声。


“喻文州!走吧一块儿报道去!”黄少天背着书包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似乎有些晒黑了,但人还是一样精神,笑起来会露出雪白的牙齿。喻文州有点奇怪,他记得G中和附中,不是一个方向。

“我们好像不同路?”

“都是附中,有什么不同路的?走啦走啦走啦,不然要迟到啦!开学报道老头最讨厌迟到了,我可不要被他罚站。”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拉着喻文州出门。

“等等,附中?怎么回事?”喻文州皱着眉,停下步子。然后他就看到回过神的黄少天对他露出的大大的笑容。

“给你。这回要等我走了再拆啊。”还是一个纸盒子,不过包装却比几年前的那个要精致的多了。

“真的要迟到了!!不是我骗你啊我们班主任老头训起人来太吓人。我不想再被他逮到啦!”

到了校门口,殷勤地帮喻文州找到班级号,把他带到班级门口,黄少天才挥手往自己教室狂奔。喻文州带着满心疑惑,也只有进了教室找了空位。

拆开那个盒子,喻文州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最上面放着一张卡片,黄少天的字还是那么歪歪扭扭的,却爬满了整张纸面。

“两分而已……算不了什么,我知道要是你没生病,一定考得上的。”

“我问了附中老师,差十分以内,都能扩招。交点钱而已。”

“……那什么,这些可都是我自己赚的。我可没有问我妈要钱。这么久了一直你在帮我,我还下礼不算要紧吧。”

“再说你要是去了G中,那我当初拼命考附中岂不是没有意义了嘛。”

“总之,喻文州,以后我们再一起考蓝大。”

喻文州觉得眼睛有些模糊。卡片的下面,压着一信封的纸币和一张录取通知书。最下面,是一个相框。不再是那种老气的水晶相框,而是颇为时尚的款式。只是里面并没有放照片。十几张冲洗出来的相片搁在边上。

有黄少天初中时候篮球赛夺冠穿着球衣和喻文州一块照的,有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一块照的,有黄少天考入附中报道那天在校门口照的,还有很多很多。

“照片有点多我不知道选哪张好啦反正看起来都不错你挑一张喜欢的呗。”卡片的最末这样写着。

在眼眶流连许久的泪滴终于落在卡片上,晕开一小团墨色。


这个夏天,他丢弃了一个信封一张录取通知书,命运还了他另一份;他摔碎了相框,摔碎了心里已久的憧憬,命运还了他另一个;他推开了原本心里其实无比重要的人,命运又告诉他,其实还有一个人,也重要的足以放进心里。


高中生活,仿佛是初中的一个翻版。但又有那么些不同。

同的是,黄少天一如既往地又跑来找他看自己的篮球赛。不同的是,不像初中那样轻而易举,现在黄少天需要拨开重重人群才能到他身边。

同的是,黄少天还是会下楼找他帮忙写作业答疑。不同的是,黄少天再也不是初中那个成绩令人着急的中下劣等生。

同的是,黄少天身上集中着诸多粉色的目光。不同的是,流言蜚语却越来越奇怪。


“高一八班的喻文州和高三五班的黄少天是不是那个啊我去。”

“啥?”

“同性恋啊,同性恋你知道吗?”

“哈?为什么啊?”

“自从喻文州来了之后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好吗!一个高三的和一个高一的!一块上学放学吃饭就算了,听说黄少写作业还去找喻文州呢。黄少篮球训练的时候喻文州就在边上等着啊。篮球赛的时候也是啊。而且啊,黄少以前不是谁给水都喝的吗,现在都不要了,只要喻文州给的水和毛巾。”

“卧槽?”

“从没见黄少和谁这么好过啊。”

“那个喻文州到底是谁啊?”

“听说是他家邻居?”

“难怪能搞上……”


更有甚者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消息。

“唉,听说那个喻文州本来没考上附中呢。”

“那他怎么进来的?他家不是单亲嘛附中扩招费可不止一点啊。”

“谁知道,不过开学时候他俩倒是一块来的,黄少一直送他送进教室呢。”

“你是说是黄少帮的忙?可他家不也是单亲?哪来这么多钱?”

“说不定用了设么特殊的办法也不一定。”

“特殊的方法?什么方法?”

“那我怎么知道!”

……

关于喻文州是个学渣靠着黄少天才上的附中的消息在第一次月考的时候不攻而破,一群等着看热闹的人盯着高一月考红榜最顶端的名字,这个方面的故事是编不下去了。


但两人的要好是有目共睹。

校园里风言风语眼看越来越盛,但话题中心的两个人却完全不为所动。喻文州从初中开始就因为黄少天而被人另眼相待,现在就算换了个理由也没差照样淡定的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就算真被人问了,他就一脸柔和笑意反问,

“这样啊,那你信吗?”

搞得问的人也很迷茫,说信吧。他笑眯眯地,“哦……”一脸你都信了为什么你还要问我的神情。

说不信吧,他还是笑眯眯地,“哦,是吗……”眼神里满是既然你都不信了问不问我都一样吧。

至于黄少天,根本没人会和他说这个。你要是敢问他,他就和你谈天气谈人生谈理想谈明天该交的作业,绕得你都晕了就是没说正题,你要落荒而逃,人家还不想放你走呢。“唉好久没说话这么爽了你别走啊。”

弄得全校人人都好奇,可没人敢肯定。

有厌恶者说,那肯定是真的,不然他们干吗不否认。

立即就有拥护者反击,切,否认了你就不会说是欲盖弥彰?什么都不说才是公关的最高境界啊你懂不懂。

不管是真是假,总之全附中的人都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当黄少天出去比赛伤了脚的时候,篮球队的经理第一时间不是找班主任,倒是用黄少天的手机打给了喻文州。

“哦,好的,我会去接他的,嗯,我会通知他家里。谢谢。”

挂了电话。喻文州就收拾东西正大光明的翘了后一节自修课。到医院的时候,正好遇上出来的篮球队众人,经理告之了医药费什么的学校全给报了所以已经付完了,出院还是再养两天都可以之后一行人就走了。

喻文州走进病房的时候黄少天正看着窗外,一向聒噪的人,看起来却是十分安静。

“怎么样啊?”说着走到床边坐下,随手给他削了个苹果。

“没事!就是有点扭到了,养几天就好啦。不是大伤。对方那个前锋太气人了我说,就这么直挺挺朝我冲过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他钱没还呢。简直可怕!我当时还准备传球呢,得,球是传出去了,结果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毛病一脚铲在我脚上,我说大哥这是篮球不是足球啊。结果我就摔了,还好前三局优势还挺明显的,不然就要输了。这是有点险啊……”

黄少天一回头看是喻文州,一边笑得大大咧咧的,一边就说开了。喻文州一边削苹果,一边听他唠叨。

金色的暖阳从窗口洒进来,铺到黄少天眉飞色舞的脸上,铺到喻文州低头削苹果随着动作微颤的睫毛上。


“别推我!我不敢进去!”

“谁想去谁去啊,反正我不想进去了。简直太美。”

“前面的低个头呗,我看不见了啊。有什么进展没啊?”

……


病房外,有点喧嚣。


腿脚不便利的黄少天由喻文州载着去了学校,第一次做人自行车后座的黄少天十分兴奋。

“没想到你还会载人啊,我可是有点沉的啊。”

“男生确实是第一次,不过还好,没想象中那么累。”

“男生是第一次,难道你还载过女生?喻文州你说清楚,我都没有载过女生啊,你是什么时候干得好事?”

“班里集体去博物馆参观的时候。男生负责载没骑车的女生。”

“哦。我就说嘛,没有特殊情况你这后座怎么能做人。”

“是是是,是你的御座。”

“那当然!”

“黄少天你别乱动。”

“怎么了你骑不稳啊?”黄少天一边笑着,一边变本加厉地去圈喻文州的腰,“喻文州,你腰真细……”

“别动了……”喻文州单手握着车把,空出一只手按住黄少天在他腰上作怪的手。


“这是什么情况?”黄少天有点纳闷,他不过是扶着墙靠在车棚边等着喻文州停车。这已经是第三个两眼放光一看就是特意到他面前转一圈的女生了。

“真的是喻文州带学长来的!他们是住一起吗?”

“我的天!妈呀都住一起了吗……秀分快啊……”

“唉你说谁攻谁受啊……”

“学长攻?”

“唉……可是我喜欢年下啊……喻文州其实超有气势的好不好?你看过他上次竞选主席的讲话了吗?简直帅爆啊!”


“……”黄少天觉得,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怎么了?”停完车出来的喻文州看到黄少天不知望着哪里,神情很是纠结。

“没什么……”黄少天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说出来为妙,“唉,说起来喻文州你真的长得有点快?”才一年而已,为什么蹿得跟他这个打篮球的一般高了?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只是搀起他一边手臂。

午间的时候喻文州打了饭送到黄少天教室,照例接受了一群颜色不一的目光。

傍晚放学,喻文州又去扶黄少天下楼回家。黄少天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似的直往喻文州身上压。

“黄少天,我记得你只是脚扭了,不是全身瘫痪。”喻文州表情似笑非笑。

黄少天立即把其他部位挪回了他们该在的位置。

这项例行工作成为日常一个礼拜之后,所有人都见怪不怪了。


平淡下藏着汹涌的第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这意味黄少天那一级的学生们,要进入高三更紧张地备考阶段。而喻文州,因为莫名的人气,成为了附中史上第一个高一就出任学生会主席的存在。这一个寒假,两人都没得闲。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