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喻黄】年少时光 06 End

6.

第二学期也是一如既往。只是黄少天对着收情书礼物数量直线增长的喻文州,初中时候那种不满的感觉又出现了。

“今天又收了多少份挖?”这一天是情人节,正处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们给整个学校都洒上了一层粉色的气息。黄少天自从上学期被喻文州载了将近一个月之后,就不肯下来了。此刻他坐在后座上趴着喻文州背去看他的车筐。

“没有啦,都被同桌吃光了。”

“同桌?”

“嗯,她说帮你吃的。”

“什么叫帮我吃的啊?我怎么就不能吃了还要帮啊?”黄少天不满在后面摇了几下,引得车子歪歪扭扭地画了个大S型。好在他们已经到家。

“她怕你吃不下啊。”喻文州歪着脑袋回想着边上娇小姑娘的动作模仿着她的口气,“她说,因为黄少不是得吃喻文州给的吗?”

“我,我为什么要吃你给啊?为什么不是我给你啊!”黄少天跳着脚,蹦跶着回家了,“喻文州你等着啊。”

“喏。”不多时,黄少天就熟门熟路地从喻文州窗户里钻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盒边角被捏得微皱的巧克力。“其实早就想给你了。一直没找到时机。咳,文州,生日快乐。”

“少天,情人节快乐。”喻文州也是递过去一盒巧克力,顺便眨了眨眼,“我生日是四天前。”

“哎呀我知道!”黄少天不满地低吼,“四天前,那什么……我不是……”

四天前,黄少天为了瞒着他妈妈研究怎么做手工巧克力折腾了四个晚上,偏偏2月10日那天是开学报道的日子,黄少天直接睡过了头,被班主任又是一顿好训,又是被留堂补寒假作业,足足折磨到今天。

“那什么……反正情人节送也一样嘛……你不满意啊,不满意我回头再补你一份?再说你去年也没有给我嘛,我是看在你去年假期心情不好的份上,才没有和你要哦。”黄少天揉着头发,歪着身子靠在桌边,西斜的残阳穿过树荫在白色的毛衣上落下残缺不全的光阴,也落在黄少天带着点小委屈撅着嘴嘟嘟囔囔的脸上,喻文州不知怎么的觉得这样的黄少天看起来格外可爱,情不自禁伸手抱住了他。

“嗯,刚才那个不算,这个才是情人节礼物。”喻文州歪着脑袋把头埋在黄少天脖颈边吸了吸鼻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根,让黄少天觉得痒痒的,他咧开嘴大大地抱了回去。

“那就这个算。”

“嗯,还有,去年的生日礼物我有送,在你床底下,谁让你一个暑假不见人影。”

“喂喂,你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黄少天叫了两声屈,随即转移了重点,“真的?是什么啊?”

“嗯……”喻文州懒懒了拖长了尾音,吊足了黄少天胃口才说,“不就在你床底下嘛,回去自己看。”

“啊你耍我!”

“对我耍你。”喻文州的直白和坦然永远让黄少天哑口无言。

“那我回去吃饭拆礼物啦~”黄少天最后在喻文州怀里蹭了蹭,转身又爬窗回去了。

喻文州笑着看黄少天利索得像只猴子似的钻进自己屋子,这才回过身,准备出去吃饭。

还不到晚上,黄少天就又兴冲冲地爬到喻文州房间,“文州文州,是这个吗?”他抱着个纸盒子窜到喻文州桌前放下。简单的纸盒子里,放着两个小小的粘土小人。

一个剑客高抬阔步的走在前面,他身后跟着一个安静的术士。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在桌上摆弄着两个小人,一会儿把剑客放在前面,一会儿把术士放在前面。喻文州看他像个小孩子似的趴在桌上,眼底满是笑意。

黄少天刚想转头叫喻文州,就看见他垂头瞅着自己,温润的黑色眼眸在室内暖暖的灯光下闪着微光,含着浅浅的笑意。黄少天只觉得那样的喻文州好看得不得了,大脑一片空白,身子却先动了起来。

感觉到唇瓣贴上了柔软的时候,喻文州微微一怔,却没有躲开,只是垂着眼看从下方欺身上来的黄少天。黄少天闭着眼睛,睫毛微颤,他只是一时冲动,但到底也不知道要再怎么继续下去了。于是就这么静默地唇贴着唇,直到黄少天噗嗤一声笑开。

“文州。”黄少天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喻文州。

“嗯?”

“今晚我能不能跟你睡啊?”

“行啊。”


于是黄少天又爬回自己屋里洗漱熄灯,然后钻进了喻文州的被窝。

“文州。”

夜里两个少年面对着面,好像又回到了初次见面的那个夏天。喻文州抵着黄少天的额头,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面上。

“唉,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来我家?嗯?”喻文州低低地笑了,“睡相有没有变好一点?”

“咳咳,那是我还小,突然间换了个地方睡不习惯!你怎么不说你呢?我睡相就算再差也不可能睡到墙角边地板上去好吗?”黄少天也笑,伸出手在被窝里摸喻文州的,抓住了,手指一根一根嵌了进去。

“好了,睡觉。”喻文州反扣住他的手,语态平静。

“还有113天。”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轻轻地说,“晚安。”

“嗯,晚安。”


最后的百日过得也相当平静,这次的黄少天没有再像中考那会儿惶恐了。

“那,我就在那里等你啦。”大学报道那天,黄少天扬着蓝大的录取通知书和喻文州说。

“好,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蓝大是本市最好的大学,在全国也算排得上名号,环境不错,宿舍条件也很好。一年下来,黄少天已经差不多习惯大学生活了。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腮看着窗外,百无聊赖。宿舍里的哥们儿太懒,头一周不点名的试听课全不想上,几局石头剪子布输了的黄少天只好认命来听课记课程简介和考试方案。

“这里有人坐吗?”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少天震惊地转过头,“喻文州!?”黄少天顾不得已经快要上课,一把拉住喻文州就往教室外走,一直到了走廊尽头安静人稀的地方才停下来。

“你不是应该在附中上课?”

“我提前入学了啊。”喻文州笑了,“不是说了吗,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黄少天睁大眼睛,拍拍喻文州的肩,“喻文州,你行啊!”他恍然间发现,才一个夏天,喻文州居然又往上窜了一大截,身高都超过他了。

“哎你多高了?”黄少天有些不满地比了比身高。

“178。”

“靠,居然比我高了。”黄少天不满地推推他的胸口,“切,不过也就两厘米。”

“两厘米就够了不是吗?总之我比你高了。”喻文州笑笑忽然往前倾了倾身子,蜻蜓点水地在黄少天唇上一碰。


“我来了。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FIN。


后来,两个人各自回家坦白,在各自母亲不可置信地目光下,黄少天耸了耸肩无奈地摆摆手,“谁让你小时候总在我面前提喻文州的,你看你看,提成现在这样了,总之我不负责啊。”

喻文州笑笑,“妈,你不说像少天那样的孩子挺好的吗?不是说,比起我还是比较喜欢少天吗?”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