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周喻】嘘——不必说。

被卖了安利然后爱上了小周的我。


感觉这对……一定,很安静。安静的也很美好呢。


【嘘——】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其实对他没有太大的印象。这个腼腆的大男孩几乎不说话,两个战队打招呼的时候也是垂着头待在一边。和这个家伙完全相反呢,喻文州看着拉着自己衣袖嚷嚷着一会儿比赛结束要去哪哪哪好好吃一顿的黄少天。然后喻文州就被黄少天拉走了。然后喻文州也就忘记了这么一个人。

记住他的时候是在比赛上,周泽楷人不声不响没什么存在感,他手下的神枪手却不容得人忽视一丝一毫,双枪子弹连射直逼人面门。

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他操作的。喻文州操纵着术士不急不缓地闪避着,没由来地有点好奇,操纵着神枪手打出这样绚丽又强势的攻击的周泽楷是什么表情呢。

那场比赛最终还是蓝雨略胜一筹。最终握手的时候,喻文州忍不住细细打量了周泽楷两眼。他还是那副安安静静的模样,但是和喻文州握手的时候,倒是抬起了头,黑白分明的眼睛认真地和喻文州对视了一下。喻文州看着他清澈眼眸里倒映的自己的微笑,一时间有些愣神。回过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急急忙忙地从自己手里抢了过去,礼仪做足之后就忍不住要拉着喻文州要出去找吃的。

黄少天急急忙忙拉着喻文州出门,却不太识得路,在会馆外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地方。

喻文州正想着拿出手机地图来搜搜看,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拍了拍肩。他回过头去看,周泽楷那双清明的眼眸在夜色里像一潭清泉轻笼着月辉。

“什么事?”喻文州听到自己说。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指指他身后那个路口。喻文州回头去看,已经是晚上,晦暗的天光下,什么也看不清。“……车站。”然后他听到周泽楷轻声补充说明。他嗓音柔和,像是被缓缓拉响的大提琴。

“谢谢。”喻文州听明白了对方是在给自己指路,但是一下子被理解了的周泽楷反而有些惊讶似的,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沉默了好几秒,才又说道:“南京西路。”

这下子喻文州理解得更快了。眉眼弯弯露出微笑,“谢谢你啦。”然后他等了一小会儿,看周泽楷似乎没什么要补充的了,才转身去找黄少天。

“……不用谢。”直到他转身走开,周泽楷的最后一句话才飘散在夜风里。


周泽楷第一次见喻文州的时候就记住了他。他虽然不擅长表达,但是观察吸收信息的能力绝对不弱。蓝雨战队进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喻文州。喻文州笑得很温柔,旁边是喋喋不休的黄少天,他一路听着黄少天唠叨,时不时侧头看他一眼或者点头表示回应。周泽楷听说了蓝雨有一个出道前就打败了自家队长的厉害前辈,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气质。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多凌厉。比赛场上对峙的时候,神枪手毫不犹豫地黏了过去想要见识一下对方的厉害,但一贴近,他马上感觉到对方的手速拖累。尽管喻文州从从容容地退到了黄少天身后,没让人看出有半分狼狈,但是周泽楷感觉到了他的硬伤。他有些疑惑,这样的手速居然也能打败蓝雨老队长,是有多厉害?他没理由地有些想知道,带着这样硬伤上战场的喻文州,也是那样的微笑的吗?

于是赛后的握手礼上,一直低着头握过手的周泽楷抬起了头。喻文州还是露着和和气气的笑容,只是那看过来的目光似乎也在探寻什么。以至于,看到被黄少天拉着出门的喻文州,周泽楷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然后就知道他们找不到路。


“……不用谢。”看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周泽楷喃喃自语像是说给自己听。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索克萨尔,他还不是一枪穿云,他们还都不是队长。然而彼此一个照面,就在心里划下了一道痕迹,虽然浅,却不曾消失。


大概是被那双干净的眼睛吸走了灵魂。喻文州回忆地时候这么想。

大概是被那份温柔的笑意掠走了心魄。周泽楷回忆地时候这么想。


周泽楷看着沉稳可靠,一枪穿云号称一人战队,可其实也只是个小孩子。

喻文州看着手机里分成两条收到的短信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发送人的名字显示的是周泽楷。但是周泽楷和这么多文字,真的是不太搭调,如果说是黄少天还差不多。一阵惊讶之后,喻文州打开短信,读到一半却笑了出来。长长的元旦祝福,明显是网上节日短信抄的。但是能看出是手打的,因为偶尔会出现同音的错字。

“小周怎么了?”他挑了一条回过去。

“不好?”那边回得很快,这次是简单的两个字。

“没有啊。只是小周说那么多话有点难得啊。”

“前辈。”

“怎么了?”

“没什么。”


这场对话莫名地不了了之。但是喻文州却对着手机勾起了唇角。

新年的第一个周末就是全明星。

黄少天拖着宋晓去侦察酒店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了。喻文州独自在屋里收拾好东西,打开门,却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口,手还维持着将要敲门的姿势。看到喻文州开门,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有事吗?”喻文州扶着门问他。

周泽楷抿了抿嘴没有说话,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去吃个晚饭?”喻文州绕过他就要朝电梯走去。

“……前辈。”路过身边的时候,周泽楷还是开口叫了一声。喻文州马上停下步子,转过头看他。

“一起吃。”周泽楷跨了两步走到喻文州身边。

“好。”喻文州点点头。

一路上周泽楷频频侧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从黑色发丝微微露出来的耳尖透着淡淡的粉。但是一直到面对面坐在餐厅里,周泽楷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酒店是自助餐形式,喻文州随便拿了几样看起来不错的,看到周泽楷站在一堆食物之前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他走过去。

“这个味道挺不错的。”喻文州指着蒸笼里的水晶虾饺。

“嗯。”周泽楷夹了一个放在自己的盘子里。

“这个也是。”喻文州又指了指边上的灌汤包。

“嗯。”于是周泽楷又夹了一个放在自己盘子里。

“还有这个。”

“嗯。”

……很快,周泽楷的盘子就满了起来。

“谢谢。”端着盘子回到桌边的时候,周泽楷认真地说。

吃饭的时候,周泽楷鼓起勇气想要开口,却被聒噪的嗓音打散了一地。

“队长,你怎么和他一起吃饭啊?”黄少天和宋晓李远探险回来了,大大咧咧地拍着喻文州的肩说起了刚才的新发现。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就这么把视线放在黄少天身上,又露出了那种很温柔的微笑,充满了亲和力与包容。他有点想要。周泽楷第一次有点讨厌自己笨嘴拙舌。

听着黄少天说话的喻文州没有忽略坐在对面的人,他的余光注意着周泽楷开启又合上的唇,低下头摆弄着刀叉的纤长手指。看不到他的眼睛了,喻文州想。

“少天,玩了这么久饿了吧?先去吃饭吧。这些事,吃完再说也不迟。”黄少天嗯嗯啊啊应着也就去吃饭了。

“吃完了吗?”喻文州问周泽楷。周泽楷下意识点点头。

“那走吧。”


柔和的夜风里,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即使是隆冬时节,G市也依然不那么冷。周泽楷的声音就顺着夜风飘进喻文州耳朵里。

“很好吃。”

“很漂亮。”

“……很,好。”

周泽楷的话一句比一句轻,到最后都想不出形容词了似的,有些讷讷地吐出一个单音。

喻文州笑出了声。他转过身面对周泽楷,两人走到了酒店后面的小巷里,了无人烟。

“……很喜欢。”周泽楷微微蹙眉,还在拼命想词语。


“好啦……”却被喻文州伸出手指点住了唇。

“小周,别勉强自己啦。”喻文州如点漆的眼眸里映着昏黄的路灯,他笑着微微抬头看周泽楷。

“……可是,想要。”周泽楷有点委屈。可是,想要你也那么专注地看着我,对我点头和微笑。

“别羡慕别人呀。”喻文州的手转移到周泽楷的侧脸,“少天是队友,是朋友。和你不一样啊。”

喻文州低下身子,侧过头贴到周泽楷的胸口,暖暖的温度透过衣服,心脏的搏动听起来有点快。

“小周的话,就算不说话,我也会明白的啊。”

“不用勉强自己,其实我听得到。你说出口的,还是放在心里的,都听得到。”

“只能听到你的。”


你们不一样,你有你的独一份。所以,不要难过了。好吗。


周泽楷终于抬手圈住了靠在他胸口的喻文州。

“前辈……”

“嗯。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评论(14)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