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荣耀小镇】接着腿脑洞……

这原本应该是个童话体的设定qwq

可是写到后面画风不太对劲。

看到画风唯美的游戏想到的。


花店老板张佳乐,快递小哥孙哲平。

开蛋糕坊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神秘的调酒师王杰希

酒吧驻唱叶修,给叶修写词作曲但从不露面的苏沐秋。

楚云秀开了一家音像店,但是因为自己想看电影总是不开门。

隔壁是苏沐橙打工的旧书屋,工作完了她总是偷偷溜到隔壁和云秀一起看电影。

花店隔壁开着咖啡厅。老板李轩是个好脾气的西餐大厨。吴羽策在咖啡泡沫上画的精致钩花好看得不得了。

肖时钦在学校教美术。

学校对面是戴妍琦的漫画出租店。肖时钦偶尔也去借美术方面的书籍。

张新杰的诊所和安文逸的宠物医院门对门。有时候遇上孙翔这样病人张新杰就指着对门说你应该去那里。

明明是个大学生却总被吐槽的孙翔愤怒的要站起来,被身边打工处的快餐店老板周泽楷按住了肩膀。

快餐店大厨江波涛笑着解释,老板意思是之前医疗费可以报销,但是再出事他就不管了。

店堂后面韩文清走出来问张新杰今天是不是有空,工地里有几个小伙子不慎伤了手需要包扎。

……


·花店老板张佳乐

 

清晨暖阳刚刚穿透云雾,洒下金辉。街角新开的花店玻璃门缓缓打开,门上的风铃叮咚作响,像晨起的鸟儿发出的清脆鸣叫。身型纤瘦的老板穿着质地柔软的亚麻格子衬衫,袖口挽到了手肘,他微微俯下身去将新进的鲜花一捧一捧插进乳白色的花桶里,柔软的酒红色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此刻从颈侧微微滑落,顺着敞开的领口遮盖住了精致锁骨。听到银铃响起,他直起身子,朝来人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

“真早,今天想要什么花?”

 

·蛋糕店店员黄少天

 

奶油的香甜在这件小小作坊之中四溢弥漫,他栗色的碎发和托盘中看起来柔软可口的芝士蛋糕相得益彰,嫩黄色的工作服上胸口印着蓬松可爱的蛋糕杯,干净修长的手指捏着瓷白的小碟,动作轻巧地放置到木质的桌面之上发出轻轻的碰撞声,明亮的笑容衬得不大的空间都亮堂起来。

“芝士口感厚重,单吃未免有些发腻,配一杯红茶如何?”

 

·糕点师喻文州

午后三时三刻的蜂鸣响起的时候,整个店里的人都明显兴奋起来。众人的目光期待之下,身着洁白素净厨师服的糕点师从门后悠悠地转出身形,摘下了帽子露出的黑发柔顺的垂在额角,秀气的眉毛之下是一双澄净通彻的眼,常含若有似无的笑。他脱下白色外套,适合早春时节的针织毛衣勾勒出姣好的身材。他在吧台一侧坐下,双腿交叠,左手在桌面上支着下颌,柔和的目光投向坐在中央的黄少天。

“开始吧,今天的下午茶时间。”清风拂过水面掠起浅浅波澜的声音。

 

那是这家蛋糕坊独有的节目。每周日的下午三时三刻,只要听黄少天说完一个故事,猜出一个小小的问题,就能免费品尝以那个故事为主题的,蛋糕师的新作品。

“提拉米苏的含义是……”

“带我走。”

 

·调酒师王杰希

 

花店隔着一条街的地方,坐落着一间不大不小的酒吧,没有灯红酒绿的迷乱,斑驳的木质招牌上纹路蔓延。乍一眼看去空无一物,定了定神,才能瞧见左下角处分明描摹着一棵小草,透着茵茵绿光。到了夜间,那招牌才夺人眼球起来。银白荧光在夜里明明灭灭,像是银河流泻而至,满天星辰汇聚,暗夜里流光四溢蛊惑人心。草色如藤蔓般蔓延生长,落成花纹繁复的古旧边框。

推门而入,却是时刻尚早,昏暗之中人影稀疏。高挑的调酒师暗藏在吧台的光阴之间,将酒单推到来客面前。

指骨分明的纤长手指握着调酒器,上下翻飞,单色的灯光照射着手臂肌肤显得几分苍白。他倾过身子去取酒架上的玻璃杯,整个人落到光晕的笼罩下,这才显出瘦削淡然的面貌,微长的刘海掩住了一侧的眼眸,另一边却露出纯黑的眼瞳,犹如打磨完好的黑曜石,又如上古的冷玉泛着清冷的微光,偶尔有流星掠过,但不过一现昙花。裁剪得体的制服包裹着精瘦的身躯,扣子被一丝不苟地扣到顶端,丝绸质地的纯黑色领结恰巧压在喉结下方,流露出几分禁欲的色彩,在这暧昧旖旎的氛围之中凸显出奇异的不和谐。

然而当他低沉的声线不期然地响起,仿佛低音大提琴的琴弦被悄然拨动,又如陈年美酒滑过喉头,醇厚丝滑。

“长岛冰茶可不是茶,请慢慢享用。”

似乎觉察到来客有话要说,他竖起一个指头,轻点嘴唇。唇角弯起微妙的弧度,眼里透出璀璨繁星。

“灭绝星辰暂不供应。魔术师的魔法,时辰未到。”

 

·酒吧驻唱叶修

 

当暗夜彻底压倒白昼主宰了一方天地,酒吧的原本就昏暗不明的灯光应景的疏忽而灭。一片漆黑之中,低哑的男音渐起,慵懒的嗓音带着沙质的触感,像是枯干的烟草在浓郁的黑夜被点燃,悄然弥漫,随着呼吸没入四肢百骸。随着白光聚拢,酒吧中央的人影渐渐明晰,懒懒的好似永远都站不直的姿态和宽大的T恤叫人对他的身材拿捏不准,一张线条柔和的脸隐藏在过长的头发的阴影之下不甚清晰。他一个人占据了原本应该有一个乐队的舞台。没有背景音乐的歌声却并不让人觉得单调,反而像海上缥缈而来的塞壬之歌。寂静之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连清浅的呼吸都清晰可闻,而即使是那若有似无的吐息都轻轻扫过心尖,勾起前尘往事,陈年旧梦。

 

·音像店老板楚云秀

 

离酒吧不远,只隔几间店铺连着开着一家旧书屋和一间音像店。老房子看起来摇摇欲坠,内里还是井井有条,只不过疏懒的女主人时常闭店。好容易一周里有着两天挂出正常营业的牌子,踏进店门,便有些叫室内的昏暗惊住。她姿态优雅地从沙发里站起,荧幕上惨白的光线配着指尖猩红有些叫人惊骇,声音却是轻柔明朗得很。

“音乐的在这里,影碟在第二个架子。”

灯光亮起,她明艳的脸庞就展露出来,猫一般狡黠明媚的眼瞳,海藻一般的浓密长发,眉目如画,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在长裙之中。话毕,她却不再搭理,又缩进了沙发里,对着屏幕凝神,像一只慵懒的猫。

 


累了写不动了qwq不造有没有人有兴趣……

好希望有个画手太太一起刷副本玩耍嘤嘤嘤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