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方王方】樱桃可乐

对不起QAQ给方神的生贺不大甜。


【方王方】樱桃可乐


“士谦?”身边姿容靓丽的姑娘一连叫了两声,才引得对面托腮看着窗外的男人调转视线。方士谦半梦不醒的眼光掠过立侍一边的侍者,连菜单都没有翻开,唇形收拢又拉伸。

“Cola。”

吐完字,他下颌微收,用了劲才抬高的目光立即就落回到纹路细密的大理石台面上,淄黑的面板上灰白的纹路密匝而毫无章法,犹如困顿的思绪和漫无目的的焦距。

真是昏了头了,他的小队长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真小孩子气,多大了还喝可乐。”

边上清脆的俏笑也只是让他稍微挑了挑眉角。

“不碍事,再小孩气,也好过你那个前男友。”

他支着下巴的手酸,索性松开了去整个人趴在冰凉的台面上。对桌工作关系不错的小姑娘被前男友不依不饶的骚扰闹得心烦,已经有了新男友的言辞简直像泼出去的水,在对方说好歹最后一起吃一顿饭的时候追悔莫及。

方士谦拗不过那梨花带雨的恳求到底当了一回骑士,陪着花枝招展的姑娘共赴这最后的晚餐。

谁知道竟是深更半夜约在这种光影暧昧的酒吧,他本就前日连熬了两回夜,格调复古的酒吧大提琴曲调低缓,配着这朦胧夜色悉数化作了酣然好梦的引信,要领他去渡梦里时光。

要不然,他怎么会恍然觉得绕过吧台的那个人,看起来那么像几年未见的王杰希。


“可乐?看起来不衬你啊,表里不一。”

是七年前,还是八年前方士谦分不大清了,总之是个烈日炎炎的午后,他领着一拨新人去楼下拐角的小店买饮料喝,嚷嚷完他请客随便拿,就看见走在最末的人拉开立柜弯下腰拎出一个红皮的易拉罐。拿着饮料开瓶畅饮的小孩们三三两两在前头扎堆,方士谦在店里付完帐,热辣的太阳底下只剩了一个王杰希。他心里道了一句有良心,一道胳膊已经亲亲热热攀到王杰希肩头。

王杰希刚扯开易拉罐拉环,听到方士谦这一句,握着饮料的手停在那里倒是没急着喝,目光往边上扫了扫,慢吞吞吐出一句话来。

“你倒是表里如一。”

方士谦手里的王老吉凉茶洒了一地。

“咳,”他只是恰好这两天有点上火,方士谦把刚刚那句良心默默画了个叉叉丢到尘埃里,把同样是红色的罐头有字的那一面拎到王杰希面前,“好歹是你本家。”

王杰希灌了一口可乐,闲闲地说,“你和我本家一样,看得起你啊。”

方士谦狠狠揉了揉王杰希的发。

也许是王杰希难得的狭促,也许是他出口那句话的瞬间眼底印下少年老成的人侧脸烧起又迅速平复下去的微红,心底里像是一举拉开了摇得东倒西歪的可乐,泡沫喷涌而出湿哒哒地浸透了心尖。

微草的治疗顶天立地,撑得起全队的血线,做得出惊天动地的表现。

方士谦笑眯眯地隔着电话拒绝来表白的姑娘,口气轻飘飘的让人吃不准压了几分实。

“真是对不住啊我是个gay,美女好则好矣,消受不起,消受不起。……我有喜欢的人啊,你别不信。回头给你传照片。”

他随手掐断电话拉开休息室的大门,对着陷在沙发里小憩的人喊了一声“王杰希”,对准他迷蒙撑开眼睛的脸喀嚓按下快门,进度条滑到满格,绿色的气泡载着王杰希惊诧的大小眼送了出去。

他这一出唱得非同小可,惊得微草经理隔日便叫了王杰希去,心里深深叹着自己怎么跟个高中教导主任似的,还带操心小孩恋爱问题,生怕出点岔子心里留个阴影。可王杰希才从那门里出来,见得就是黑漆漆廊道里模糊得只剩一个轮廓的方士谦。他啪得一下按亮走廊顶灯,方士谦摇着王老吉红罐头歪着头笑的模样在视网膜里清晰起来。

“你信吗?”方士谦说。

“你信我信吗?”王杰希接下他递过来的可乐,把一个问句加了两个字又丢了回去。 满月光华下少年下颚微抬顺着他看过去的目光又看回来,镇定得不像尚未成年,碳酸饮料开启发出一声轻响。

方士谦耸耸肩再没说话。 他到底没猜出来王杰希信是没信,只是遂了自己心愿不依不饶地跟着王杰希。训练时自不必提,休息时喝水要一道,午间吃饭时要一道,就连王杰希站起来上厕所,他都巴巴地跟了去。王杰希倒是不恼他,转头还不咸不淡地和经理解释他心理状态好得很,方士谦只不过是闹着玩。

刚刚开封的可乐气可劲儿的足,从轻浮的褐色液体底部呼啦啦地向上钻,方士谦乐颠颠地闹,王杰希八风不动地接,冬虫夏草能被王不留行撵着跑出好几里地还活蹦乱跳的。

你信吗?

那句问话盘旋在心底里不仅是问王杰希的,也是问方士谦自己的。他琢磨不出自己到底喜欢王杰希哪里,样貌是谈不上,性子也不好说,一手刁钻诡异的打法是叫人刮目相看,但喜欢这事儿到底和荣耀技术成不成正比——呵,那全联盟都该去喜欢叶秋。稀里糊涂就这么逗上了,一发不可收拾。

拉拉杂杂的心情一直拖沓到第三赛季结束。方士谦收拾完东西正要走,看见他的小魔术师站在大楼底下,畏着日晒的热躲在屋檐下那条窄小的阴影里,眼神却放在外头,楼前车来人往B市车水马龙不息,在这个城市里,一切都是匆忙而急躁的。方士谦心头忽然涌动起一丝恐惧。

他怕王杰希要走。

新人墙在魔术师面前形同虚设有目共睹,打法飘忽难测和团队无法相容所有人也洞若明火。微草磨合不下王杰希,难说别人不行。方士谦脑子一根弦抽紧,忽然忆起了王杰希出道前那些个来训练营观摩的经理,眼睛都转悠在王杰希身上,那时他仗着自己也不过刚及成年一条胳膊绕在王杰希脖颈上,语气端得是半真半假的强硬。

“杰希可是我们的,不让不让。”

大人们打着哈哈,“小方和小王感情真不错啊!”

那时候他确是半真半假,可也许是玩笑开过了头,现下连自己的真心都被绕进了难测的迷雾里。

“有战队邀请你没?”意识回来的时候,他已然凑过去,和王杰希一同挤在逼仄的檐下,阴影到底不够大,方士谦一半肩膀露在外头,黑色T恤被割出阴阳两界,发亮的那边明晃晃的。

“有。”王杰希说。

夏日当头一桶凉水浇得彻头彻尾的滋味儿叫方士谦顿时哑然。可消了音的源头不是王杰希那一句有,而是他心底升腾起若你要走不如同去的念头。方士谦被自己心里的可怕想法直直施了一个僵直效果。那一瞬间慌得还不只日后就成对手,更要加上一层再见时难。胡七八糟的想法借着王杰希那个音成了耀眼晨光,一瞬间破晓照得通体透亮。得,管他之前几分真假,方士谦只知道这一刻他揣在怀里那颗心,可是真的不得了。

玩笑时心里亮堂坦然,真情意切反而踌躇不安起来。方士谦张张嘴,到底没问出口王杰希是要留要走。左肩被晒得发烧,方士谦揩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转而咕哝着抱怨了一句太热。王杰希却在这时转过头来看他,近距离之下一双大小眼确实有几分狰狞,嵌着黑漆漆的眼珠像没有尽头的深渊。

“你想过要打几年吗?”他反倒代替了方士谦抛出一个问句。

方士谦被他问得一愣,他出道也才两年,正是当打时候,一门心思还在琢磨怎么撂倒嘉世夺取冠军上,王杰希就更别提,理应比他更气盛的年纪。“你才刚开始,怎么就想这种事?”他把肩膀往阴影里缩了缩,挨得王杰希更近。

“不是说我,是说你。”王杰希更正他的言辞,黑黑的眼睛里依旧没有流出什么信息。经年之后方士谦再度回想起来不由摇头低笑他的小队长果然比他老成不知几岁,但那个时候,方才双十的青年想也没想就答:“打到打不动为止。”

王杰希点点头哦了一声。

方士谦还是想问他到底走不走,他没猜透过王杰希,挑明了问是获得正确答案的最好办法,可是他捏着汗津津的拳头,半天没找到合理的时机和说服自己借口——他一来不是队长,二来不是俱乐部经理。眼看不远路口处公交车来了,王杰希知他回家搭得是哪一班,望了一眼路边又瞅瞅他。

“我先走了,回头联系。”方士谦终是抛下这么一句,抽身从阴影里走出去搭上了车。 拥挤的遮蔽下去了一人,原来只待一个也显得狭小的地方骤然叫人觉出一丝空旷来。

还有一站到家的时候,方士谦收到王杰希的短信。

“我不走。”

简简单单三个字,带一个标点。方士谦头抵着车窗玻璃,没笑出音,嘴却是咧得老大。细小的气泡从心底泛上来,在液面上啪地炸开。不论他那份考量里有没有一丝半点出现过自己,总之是开心的。


两年之后王杰希领着微草用一个冠军证明了他的选择正确无比。欢腾的庆功宴上,只有方士谦强笑着碰完杯之后就一脸阴郁。 他明白他可能是想多了。他只是压抑不住地去想,这一个冠军是他的小魔术师给自己拴上锁链换来的。嬉笑玩闹里王杰希那张脸上也应景地浮着微笑。他兴许不需要自己的心疼,或者根本没觉得这是件需要心疼的事。

饮料权当烈酒用,没那个效果,但至少气势不下几分,肚子觉得饱胀得难受的时候,身边传来椅子被抽开的响动。

“又上火?”王杰希瞅着那红彤彤的罐头。

“没有。”方士谦咽下清凉的液体,摆出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和你本家亲热亲热。”王杰希一时无言,只挑挑眉看着罐头上“加多宝”那三个笔力苍穹的字。

“它什么时候改的名。”方士谦哼哼了两声,“这酒店太差,居然没有王老吉。”

“这还碍着你了。”王杰希习惯了他一向没个正形,拿起自己的可乐喝了一口。

“我这好歹还健康饮品,看你,可乐杀精啊少年。”

“反正往后没孩子,杀就杀了。”

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他,自顾自仰头又喝了一口。方士谦直觉那里头有别的意味,可腹下难忍,三思之前就先告了罪要去卫生间。 掬了好几把水洗脸,脑子里才后知后觉地轰然炸开一声响。

往后没孩子?

什么样的人往后会没孩子?

不婚主义也好同性恋也罢,他为什么偏偏是对他说。他明明晓得他……

方士谦双手撑在洗手台面板上,看着镜子里满脸水渍的自己。

他没法去猜王杰希。从来猜不中,是以不敢猜。自己心头起伏事小,当真不小心会错意从此这份心思只可鸣金收兵再落得两相尴尬才真会叫他扼腕不已。

他这一趟心理建设做得久,回去的时候只见王杰希伏在餐桌边沿几近入睡。余下队员三两成群准备接着续摊,王杰希是从不掺和这些的,方士谦只好应承下送王杰希回家这份差使。

“之前被他们硬灌了几杯酒。原本以为没事,还是高估自己了。”王杰希揉柔眉心,撑着桌沿站起来。 

酒后真言,还是醉后乱语? 

方士谦吞下一声苦笑,老老实实主动去街边替人打车。所以他没见着身后王杰希认认真真盯着他扬手的背影,嘴角噙着牵了一半的笑,说不出是结着苦,还是凝着蜜。


第七赛季要退役的决定和当年要喜欢上王杰希一样的突如其来。察觉到指尖敏感度不如当年,方士谦立即下了见好就收的决断。 

冠军收尾的职业生涯,也算得上是句号完满。庆功宴并送行宴里方士谦端着可乐磕了磕王杰希的杯子,倾过身子与他咬耳朵。 

“王杰希,我喜欢你。” 

“我知道。” 细碎的灯光跌进王杰希幽幽的眼瞳里,像被黑洞敛去的亿万光年。方士谦心下自嘲一笑,心里那杯冒着泡的碳酸饮料终于因为放了太久沉寂成一杯死水,黏糊糊的甜味也只剩下腻人。

他又一次在觥筹交错间觑王杰希的面色,杯子里的液面缓缓下降,褐色的甜腻液体从喉咙灌进,沉进胃里冰凉凉的。只有邓复升察觉到他面色不愉另有原因。然而饶是他,开口一句话也让方士谦啼笑皆非。 

“你们分手了?” 

方士谦捏着高脚杯细细的脚笑得直打颤,“我们从没在一起过。” 

他笑得太用力,邓复升充满讶异的脸庞在生理性泪水里模糊成一片。直到结束的时候,方士谦也没停下来。邓复升一语捅出篓子,一下子手足无措,在走过来的王杰希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 

“什么这么好笑?”王杰希边问边拿过方士谦手里将洒未洒的杯子放到桌面上。 他一副平常模样,状似寒暄的话语和亲昵的动作更叫邓复升瞠目结舌。 

“老邓说他不知道王老吉改名加多宝了。”方士谦扶着王杰希,他看着邓复升走开的背影,笑得靠在王杰希肩头。王杰希一阵无奈。 

“你怎么还惦记那个?” 

邓复升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方士谦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给我个答复?至少在我走之前。过阵子大概要出国,以后……” 

话断在王杰希同样肃然起来的表情里。方士谦站得笔直,心里的空杯子被敲得叮当作响,他咬着牙让自己目光不挪半分。无论如何这事必须要有个结果。不成功,成仁也好。 

一切喧闹仿佛都褪成遥远的背景,而前景里的王杰希只是迟迟不言。 他几乎能听到左手表盘上秒针咔咔的动静,方士谦在心里随着那机械声默数了四十下,忽觉意兴阑珊。 

“送我走那天再说也成。” 

王杰希缓缓点了下头,“好。” 

离开酒店的时候已是夜色满天,B市夜里的天是深深的灰,不见半点星光。 

“再过几年我也该退了。四年吧。” 王杰希忽然说,他双手插在兜里,眼里盛着眼前笔直而沉默的微草大楼。方士谦在他身边站定,目光一同绕了那栋楼体转了几圈。 

“退役之后做什么?”王杰希问。 

“走哪看哪呗。”方士谦答得漫不经心。 

“我改主意了,你现在就告诉我吧。”王杰希正待迈步,却听到身后人蹦出一句,他回过头,方士谦站在路边,垂着头用鞋尖有一搭没一搭地磕着马路牙子。 

“……现在,不行行不行。” 

那还是王杰希头一回用这么软的声调和方士谦说话。轻轻的尾音落到地上,方士谦心里却松了。 

“行啊,我还能强迫你不成。”他重新挂回笑来,胳膊绕过王杰希的脖子,额头蹭了蹭他额角,“不过我说你,我个大老爷们是没问题,往后哪家小姑娘可都经不起你这么拖。” 

方士谦当天夜里收拾完东西就回家了。这一回换王杰希帮他打车。 他最后从车窗里看回去,王杰希模模糊糊的身影和边上的行道树一样直。 


 “我没那样对过别人,就你。” 

低不可闻的话到底淹没在出租车发动的发动机声中,被行驶的车辆碾碎了去。 


方士谦抬手替身边的姑娘撩起额发掖到耳后,对着她转过来的面孔温柔地笑笑。他没什么别的任务,只消做出贴心男友的模样眉目含情让对面不识趣的男人知道他前女友如今幸福美满自己最好趁早滚蛋就行。 

他举杯啜了一口可乐。啧,没气了。

感情这东西,也不过一杯可乐的新鲜。开罐时候总是气劲儿十足,捂着搁着就慢慢散了,剩了一杯糖水,也就不再要喝了。他在人影攒动的光怪陆离里施施然出神,思虑着可惜他遇见王杰希太早,若是晚上个三年五载,凭他也能把那杯可乐最后喝成一杯淡茶,兴许就不会这么不管不顾地错过了。 


 桌面上七零八落地堆了不少空酒瓶,王杰希拧着眉还是替邓复升去吧台又拿了一瓶回来。 

“大概是双方都不习惯吧。”邓复升埋头灌酒,满脸浮红,说话都含含糊糊的。他一直有个相谈甚好的女朋友是微草内部皆知的秘密,方士谦还调侃过让他早早结婚叫他们也有资本和轮回叫叫板。原本是退役结婚水到渠成的桥段,也不知是哪里行差踏错,这才退役不过一个月,新工作还没找呢,女朋友就跟别人跑了。 

“我也不怪她,我是没什么大出息,难为她在我身上浪费了这么多年。” 

“……复升,别喝了。”王杰希指尖施了点力,把玻璃杯从邓复升手里夺过来。他这头说着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边上飘过去。角落的一桌里坐着两男一女,并排坐着的一男一女,那个男人正摸着女人的发,女人转过头朝他说了句什么,随后挨得更近了些偎在他身侧。 

他收回目光,面前的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王杰希抬手招呼人结账。

坐进出租车的时候邓复升清醒了几分,他靠在出租车后座仰起头。 

“还是你眼光毒辣。” 

王杰希动作顿了顿,一把拉上车门。 

“猜中不好的事,并不令人开心。” 

他所畏惧的东西,不幸在邓复升身上有了前车之鉴。不过也不需要再畏惧了。王杰希回想起那个偎在方士谦身边的娇小姑娘,没在一起过,就没所谓分不分手。实在是不幸中天大的幸。 

他也不怪他的,人生那么长,没有谁说,非等不可。 

Fin


后记:这篇如果有人看懂我想说啥……过来我给你脱裤子【不 

如果没有……好的,我得重写过QAQ


九喵

2014.10.31


评论(3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