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喻黄】树(期末paro,完)

虽然这个标题让我哈哈哈哈哈笑了好久。但是这个好萌啊——期末一定各种过!!!

杏花明灭:

小短篇,送给 @九灯花 祝期末旗开得胜!


现在来一个经典恐怖故事的开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黄少天喜欢打网游。从开学以来,他从来不上学校的公开大课。
临近期末,黄少天和所有临急抱佛脚的大学生一样早早来到教室,占了前排等最后一节课老师划重点顺便放点水。他来到课室的时候人还不多,黄少天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把课本和笔记本拿出来,然后随手开始翻班上的学霸整理的题集。
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黄少天看着题,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窗外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他越看越有点烦躁,心想自己这次过的希望很渺茫,如果这次老师不真的爆点猛料的话。


“大学有一棵树,无数人挂在上面……”不知道谁在旁边哼这么一首歌。


这时,一个人走到黄少天身旁,“请问这有人坐吗?”那人说话的声音很温和,他指了指黄少天身旁的位置。
“没有没有没有。”黄少天头也不抬地回答道,他哗哗地翻着题。
那人坐下来,往四周看了看,看着学生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最后他目光落到黄少天拿着的打印出来的题集,“能不能让我看看?”那人问道。
“随便,不过啊我觉得这玩意没多大意思,”黄少天道,他看题看得郁闷,随手就把题递过去,然后用手托着下巴开始抱怨,“我看都看不懂。”
那人接过黄少天手里的题集,道了声谢,低头伸手翻了翻,抿着嘴带着一丝薄薄的笑。黄少天看着那人,那人穿着一件棉白衬衫,钴蓝色的毛背心和窄脚牛仔裤,黄少天没看到他脱下来的大衣,看来就是这样走过来课室的。在室内这么穿还可以,要是在室外,即使是在G城,冬天的早晨来说这么穿也是有点单薄的。
那人的脸白而秀气,黄少天想自己竟不知年级里有这样的人物,一下子有些惊奇,“难道是别的学院的?”黄少天想,早餐的阳光带着橘色的冰冷落在那人柔软的黑发上。
那人微笑着看完,把题递回给黄少天,“你们哪里搞来的题?我都不知道呢。”他笑道,“整理得挺好的。”


“班里的人做的总结,在群共享,我都打印出来了,”黄少天说道,他翻了翻白眼,伸了个懒腰,“可是那么多,哪里看得完啊。”他抱怨。


“原理明白了就可以了。”那人说道,“最重要的还是理解,”然后他又笑了笑,“尽力了应该都能过的,题目不会很难。”


“哎哟哎哟,说倒是容易呢,我看答案都看不懂,你看看这题……”黄少天摊开打印出来的题集,指着里面其中一题,噼里啪啦地说起来。


那人顺着黄少天指的题目看了看,然后又微笑起来,“这个题应该是这么理解的……”那人说道,然后看了看答案,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对,这个答案错了哦。”他说道,然后顺手拿起旁边的笔把参考答案划掉,改成他写的东西。


黄少天看着那人在上面的涂改,他完全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不过那人似乎又说得胸有成竹。


“那这题呢?”黄少天就趴桌子上凑了过去,指着另外一题,“这个你知道怎么做吗?答案是哪里找出来的啊?”他问。


那人拿过来看了看,然后拿起笔往上面写了解题步骤,“是这样的……这答案还是不太对。”那人说了起来,说完又翻了翻那个题集,“这个题集虽然整理得不错,不过答案似乎错了不少。”他说道。


黄少天听得差点五体投地,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东西身旁这人却如此了解。看来自己不能以为大学生大多喜欢裸考最后几天才来冲刺,也是有实打实认真学习的,“你看上去好像很懂耶,复习很久了吧?一看就知道你能过,有没有什么资料?共享一下呗!”他笑嘻嘻地看着那人,开玩笑似的伸出手来。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又露出他那个温和的笑容,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垂下眼睫。黄少天心里有些纳闷,不过又不死心,他继续凑过去“我叫黄少天,你是哪个班的?我好像没见过你耶,要不留个微信号?你懂得好多啊我和你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等下下课一起去吃个饭吧……”他噼里啪啦地开始说个没完。


那人一直安静地在听,同时微笑地看着黄少天。这时,上课铃响了起来,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课室的人也已经坐满了。


那人站起来,向黄少天笑了笑,“我叫喻文州,”他说道,然后指了指讲台,上面放着公文包和灰色的外套,“我先去讲课了。”他从座位绕了出去。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喻文州走到讲台上,喻文州挽了挽他额前的细碎黑发。橘色的阳光落在喻文州柔软的黑发上,他把教材和U盘拿出来,熟练地放下投影仪,用他那温和而又带着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次考试重点都在课本里面,范围是我以前讲过的都会考,现在都看着课件,我给你们都过一次……”


 


END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