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昊皓】Born for style

*例行文前废话(咦有这种例行?)

*其实是凹皓三部曲的第三部,因为小糖糕的生日所以就先放了三,一和二还在耕耘中(cry)为此改了题记和标题……

*例行预警,有几句话唐林,一句话翔皓,很多很多叶皓(喂)←因为本质上是个凹皓所以……(不过放心!皓皓从身到心最后都是糖糕的!)


*正经地说,唐昊生日快乐!唐昊真的是特别特别了不起的一个人。除了老王之外我大概只有这样形容过唐昊了(老王当然是最了不起的!←你走开)虽然我觉得我似乎在他身上感受到的震动可能和虫爹写得不太一样(?)唐昊和孙翔一样有让我一句话转粉的地方。

当当当——就是这里:

唐昊打得并不好看,甚至有失他这种大神选手的身份,但是,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能放下身段,勇于做出这种招人嘲笑的尝试,唐昊对胜利的追逐,真的是很纯粹。如果很多人觉得全明星赛让他觉得很没面子的话,但是此时,他的举动,显然并没有在顾惜面子。

他并不是在为了脸面打比赛,他要求的,是胜利

                                                                                             ——第1272章 彻底压制

尽管第十赛季唐昊很多很多很多时候都在被打脸,都在发脾气,都在挣扎。但是我相信他会成为一个好的队长。(连王杰希这个盖了章的联盟最好队长都不是十全十美,唐昊为什么不行←题外话别理)

因为他追求胜利。

这个话说白了还有点好笑,就像叶修和小宋说的,谁来到这个地方,不努力呢?同样,谁来到这个地方,不是为了追求胜利呢?

但是至少在这里,谁像唐昊这样,笔直地,一往无前地,头破血流地,追求胜利呢。

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他不会干干净净地,体面地,举重若轻地,拿下胜利。他是最朴素的将军,在每一场战斗里都会沾上泥,染上血。他会狼狈,他会挣扎,他会受伤。但是我相信他会赢。

新呼啸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他们,刘皓、赵禹哲、郭阳、林枫、阮永彬,还有没有名字的骑士君。他们现在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一线人物,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是。

但是,

刘皓你甘不甘心?你努力了这么多年,叶修还是看不起你。

赵禹哲你甘不甘心?想不想证明最佳新人名副其实?

郭阳你甘不甘心?你拒绝了叶修,后来转型的方锐成了全明星。

林枫你甘不甘心?鬼迷神疑在你手里真的是浪费吗?

阮永彬你甘不甘心?旧的呼啸值得流连,还是新的呼啸值得期待?

当然还有唐昊。

唐昊你那么强,不拿一个冠军,甘心吗?

我主观地,独断地,自以为是地,替你们说一句,不甘心。

有一天,呼啸会拿到那个奖杯。那个奖杯会沾上他们一路跋涉的泥灰和尘土,甚至是伤口和疤痕。但是他们会拿到的。

这样的新呼啸,是唐昊带领的。

比起生来优渥的天使,也许地狱里回来的魔鬼更让我青睐。

为新呼啸干杯。

为唐昊干杯。




- 昊皓 - Born for style

00.

这世上没有天堂,若要乐园,便自己造吧。

01.

粗重的呼吸如擂鼓一般重重敲击在耳膜。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好近,太近了。

天边有闪电划过,唰一下让室内彻亮又熄灭。夏日的暴雨沉重地击打窗户,快速密集,又毫无章法。单调乏味的雨声和剧烈急促的呼吸混到一起,让刘皓头昏脑胀。唐昊湿热的舌头在他的脖子上滑动,像一条滑腻腻的蛇在游走,却比蛇热上百倍。他像是吸血鬼在找合适的位置下嘴,唾液沾满刘皓的皮肤。刘皓整个人都在发抖,握了三次拳才找回右手的感觉,摸到唐昊的肩膀狠狠地推他。

唐昊像是始料未及,又像是了然于胸却懒得回应,顺着刘皓的力道一下子退开一段距离。刘皓大口喘气,窗外倾盆的暴雨似乎直直下进心里,那浸了水的脏器越来越沉,扯着喉管不断下陷,让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唐昊跪坐在床的另一端,一只腿撑在地上,略长的刘海从前额落下来掩住他下垂的视线。被刘皓攥得发皱的T恤纹路丛生,慢慢舒展开来的布料上一个深色的手印渐渐张开,像血淋淋的鬼爪从深渊尽头缓缓攀爬而来。他哼地冷笑了一声,抬起头的动作吓得刘皓往后又退了一步,“咚”的一声撞上床头,床板磕在墙上发出沉闷而低的响声。

刘皓的呼吸慢慢平静起来,看着唐昊把跪在床上的腿放下来,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力道很足,床垫砰地一弹,刘皓下意识扶住床沿。唐昊抬起手,刘皓身子一僵。然而他只是把手插进发间随便理了两把,把过长的额发往后一拨,然后放下来插进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顶了顶盒底,叼了一根。他又摸摸口袋,先左边后右边,然后拿出来,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这时候一个银亮的小物件在半空中一闪,划出一道轨迹,掉落在被子上。离唐昊几公分之远。他伸手摸过去,啪地一下打开,幽蓝色火苗静静燃起来,然后混进一点猩红。唐昊把用完的打火机拿在手里把玩了两下,沉甸甸的份量,纹理繁复,唐昊顺着侧面的轮廓一路描上去,似乎是一只翅膀,张扬地舒展着,硬冷的骨架抵在他拇指。他一直摸到棱角分明的边沿,停下来把整个打火机握紧。金属的轮廓和温度硌着手心,唐昊收紧手指,又慢慢松开。他转过头看刘皓。

刘皓畏缩在另一个角上,双眼死死盯着唐昊,他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刘皓无意识地小腿抽动。刘皓看着他拿起打火机,点烟,摩挲,袅娜的薄烟在暗暗的房间里像浮动的虚影。他终于肯定唐昊没有过来的意思,才慢慢放松下来,放软了的腰背靠到床头,床板又轻轻敲到墙面上。

“……”窗外的暴雨未歇,仍旧一副要把整个世界彻底冲散一般,那雨声吞没了唐昊说话的声音,刘皓只看到那团暗影里他似乎动了嘴。

“什么?”刘皓壮着胆子发问,“队长,你说什么?”

“谁他妈是你队长!”唐昊的低吼在雨声的间隙里传过来,和连着隆隆响雷撞得刘皓僵直了身体。

“我,”刘皓嘴里一阵干涩,他浑身的液体都似乎往别的地方去,半点也没给口舌留下似的,他哑着嗓子断断续续辩解,“我没要退役。那只是一时糊涂,我没这么想,我后悔了……”他好像忽然忘记了刚刚的一切,手脚并用地在柔软的席梦思上踉踉跄跄地跋涉,行到唐昊身边去拉他的手。

“我没想退役,没有……”他低声喃喃,“没因为谁,没因为谁……”他的手上还有些湿漉漉的,晾得久了冰凉冰凉,覆在唐昊的手上,像一大块冰。

别丢下我。

别看不起我。

布满尘埃的深处,有什么掀开一角,呜呜咽咽地哀鸣。

“队长,你别生气。你不要生气。我不退役……我不退役,你不要生气……”他含含糊糊地说话,毫无逻辑地翻来覆去。手掌下面唐昊握着打火机的手依然紧绷,刘皓慌里慌张地去握他手,又犹豫着不敢用力,唐昊的沉默让他觉得窒息,缺氧的大脑想不出任何顺畅的说辞。

“队长……”到最后,他只剩下这两个字可喊,又感觉到唐昊的怒气,磕磕巴巴地换成他的名字。

“唐、唐昊……?”

“你真要退役,我也管不着。”然而漫长的寂静过去,他最终只等来唐昊的冷笑。唐昊没费什么力气就从刘皓的手下脱开身去——刘皓本来也没敢用力拉他。雕刻着伸展到极致的翅膀的打火机被留在床上,唐昊从床尾站了起来,烟快要燃到尽头,他随手拿过放在书桌上的烟灰缸磕了磕烟灰。金色的星火在昏暗中上下晃了两晃。他倚在书桌上看回去,刘皓直挺挺地跪在床上,没有面向他这边的眼睛不知道在看那里。

“我可没资格对你说三道四。你想转会,想退役,都随你的便。想为了叶修,想为了孙翔,也随你的便。”

也许是哪个字触到刘皓的神经,他愣愣地扭过头盯着唐昊。磕完灰的烟在唐昊指间缓慢地向上燃烧,他没有再抽。刘皓直直地看着他,唐昊也直直地看回去。他没什么表情,拨到一边的刘海又掉下来,坠在他眼睛边上。他就那样看着刘皓,一字一句,缓慢而清晰地说:“随便你。但是你想清楚,你今天从呼啸走出去,就别想再回来。只要我还是呼啸队长,呼啸就没有刘皓。我没有这样的队员,更没有这样的副队长。”

刘皓呆滞地看着唐昊,好像一字不拉地听着他说话,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

唐昊停顿了一小下,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轻轻地笑了一声。

“当然,要是我不是呼啸队长了……那就不归我管了。你如果将来出乎意料地喜欢呼啸,要么耐心地等着,要么……”他放低了声音,口气轻飘,“就把我赶出去。”


那不过是一瞬之间的事。他话音刚落,刘皓就猛地扑过来,他动作毫无章法,只是从床上笔直地冲过来,在唐昊和床铺间的空隙一个趔趄,狠狠地砸到唐昊身上。唐昊的手腕撞到桌沿,手里的那一截烟一下子脱开手掉下去,滚到椅子底下。

“草!”他嘶地吸了口气,低骂了一声。口气凶悍的单音落到刘皓耳朵里让他动作一滞,唐昊趁机扳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跟过去想抓住他。但是这一次刘皓却没退缩,在停过那一下后又挣扎起来,他本就重心不稳,意图不明地混乱动作弄得唐昊也摇摇晃晃。他们个子差不太多,力气也不相上下,只是以往刘皓总是畏着唐昊,从不敢太过反抗,现在却不顾三七二十一,折腾起来唐昊也架不住。

后脑勺重重撞进床里的时候唐昊心想,还好刘皓床上放的席梦思,要来张木板床……他真是要上新闻了。这样的时候他还有闲心胡想,唐昊简直对自己好笑。刘皓像是发现他思绪游离,掐住他肩头的手一下子收紧,指甲隔着衣料往肉里嵌,唐昊皱起眉头。

有胆子你掐脖子啊?

但是他没说出口。因为室内的灯一下子大亮,看来夏天的暂时断电已经结束,天花板上节能灯的光突然射进他眼睛里,习惯了暗处的眼睛一下子充满泪水,唐昊猛地撇开头。刘皓却仿佛毫无知觉,他压在唐昊上面,按着唐昊的肩膀匀出一只去扳他下巴,唐昊眯着眼睛看见他双眼通红。

“是啊!”他声音尖锐而历,像音量开到最大的音响里发出的啸叫,“是我把叶修赶出去的!是我把叶修赶出去的!是我,都是我!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窗外的雷阵雨似乎停了,只余屋檐上那一点滴滴答答。明亮而冷房间里只有刘皓的声音在回荡。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是我,放任孙翔一个人在团队赛上乱来!是我让他在记者会上随便说话,是我鼓励他去网游里跟叶修一争高下!是我被叶修打爆,是我被苏沐澄集火到死,是我让呼啸一败涂地!都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都是我!”他朝唐昊大吼,一只冰凉的手贴在唐昊侧脸抵着他的下颌骨强迫他看着自己,而自己却似乎没有看他,他大睁的瞳孔里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倒影,有唐昊熟悉的,也有唐昊不熟悉的,还有完全模糊的。

“够了吗?够不够?都是我。都是我干的。你们这群虚假小人!过河拆桥的骗子,惺惺作态的伪善,自以为是的混蛋,颠倒是非的疯子!还有你,”刘皓涣散的目光凝聚起来,恶狠狠地罩着唐昊,“刚愎自用的自大狂!你比我好多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林敬言的吗?你想上他吗?你每次一个人打飞机的时候都想着林敬言吧?你这么恶心,林敬言知道吗?新呼啸?挤走林敬言拿来的呼啸队长当得爽吗?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你很厉害?你知道你踢出去的那个破瓶子被写成多少报道吗?那张照片挂在多少论坛里吗?”

恶毒的话源源不断地从刘皓嘴里流出来,他笑得越来越肆意,唐昊能感觉到他的手因为过度的亢奋而微微颤抖,他急促的呼吸那么近,说话的热气喷得唐昊满头满脑。唐昊罕见地没有爆发,刘皓贴在他侧面的手感觉到他甚至稍稍提起了唇角。他停下来,看过去。

“你说完了?”唐昊开腔。

刘皓一愣,唐昊的反应不在他预想之中,他应该愤怒,应该暴躁,甚至应该挣扎起来揍刘皓一顿。

“你说完了?那轮到我了?”唐昊慢条斯理地开口,他真的笑起来,眯起眼睛看着刘皓。刘皓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浑身冰凉而黏稠。

“那也比你,半夜三更做梦叫着叶修的名字好多了。叶神,叶哥……叶哥……”他掐着嗓子说出细细的哭腔,“也比你记者会上笑了半天,回去差点把键盘摔烂了好多了。我可没赖你。你了不起,换我是没能耐把叶修赶出嘉世。挤走林敬言爽不爽?”他幽黑的眼睛盯着上方的刘皓。刘皓忽然发现他瞳仁格外漆黑,像没有星的黑夜,他有些瑟缩地松了松掐着唐昊肩膀的手。唐昊咧开嘴冲他笑。

“我告诉你,爽。你爽不爽?把叶修赶出嘉世,嗯?”

毒蛇又长又冷的躯体圈住刘皓的脖子,缓慢而用力的收紧,刘皓一下子说不出话。唐昊也没等他回答,兀自往下说着。

“但是我在全明星上打败了林敬言,带着呼啸去季后拿了四强。你?你被赶到雷霆,又来巴结呼啸。”

刘皓呼吸一滞,他彻底松开了按在唐昊肩上的手,直起身子似乎要逃。然而唐昊不让,他伸长手臂把刘皓扯回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这一回,他看见刘皓眼瞳里充满自己的倒影。

“所以我,就是比你强多了。”

“你强词夺理!有什么区别,”刘皓扭着身子却没法从唐昊的桎梏里脱离出去,他慌不择路地尖叫起来,“你就打输了林敬言一次!后来不是又输给他了!我又不是故意要赶走叶修!要不是他老不让我出头,关我什么事!他就不乐意承认我!又不是我的错!”

“那你就强到让他不得不承认你。”

“他不肯啊!是他不肯!不是我。你打赢过林敬言,我又打不赢叶修。他退役了,我没机会了!你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不能不承认你。有一样东西,他不得不承认。”唐昊低低的声音像远处天边翻滚的雷,隐隐约约,却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刘皓安静下来,他低下头去看唐昊,那张脸上带着笑。和刚才不一样的笑,骄纵而不可一世,刘皓骂他自负,而唐昊的笑仿佛在说,他就是自负,他天生有那个资本。

“什么东西?”刘皓不由自主地问。

“冠军。”

“冠军……”刘皓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他要是再说你虚伪,你就拿着冠军奖杯站到他面前,告诉他,你用你的虚伪,站到了全荣耀的最顶端。”

那声音明明不响,却压得刘皓喘不过气。那声音也并非多威严,却像圣言降临。相信他,毋需理由和思考,相信他。

“只要拿到冠军……”相信他。

“没错。”神祗不预测未来,不期望未来,只诉说事实。

“你现在有这个机会。呼啸会是全新的强力队伍。也许其他人会很强,但是呼啸会更强。而你,是这支队伍的副队长。”

“我……”

“当然,你要退役。我管不着。”雨彻底停了,傍晚的天光泛出带灰的青白色。唐昊推开刘皓从床上坐起来,松了松肩膀,他掀开领口往里瞥了一眼。啧,五个手指印,真完整。刘皓讷讷地坐在一边,他似乎想要凑过去看看,又好像还陷在唐昊刚刚的话里。

“我真的没打算退役。”他好像还是有点委屈,“我就是……”他余光飘过去,唐昊好像压根没听,目光逡巡着似乎在找什么。刘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那支躺在椅子底下没抽完的烟。

烟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刘皓撇撇嘴,还是靠过去稍微看了一眼。唐昊索性脱掉T恤完整裸露的肩膀留着刘皓的指痕,他伸出手稍微碰了碰,唐昊触电似的逃开了。

“……很、很疼?”刘皓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有些慌张。

“冷。”唐昊搓了搓肩膀,“我说你买房子的时候到底看没看过?这朝北的屋子到底怎么被你买下来的?还开那么冷的空调。”

“空调,坏了……”刘皓捞过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把来电了又运作起来的空调关上,他想起孙翔前几天说,在国美给他订了一台新的空调,让他有空记得叫人送。钱不当钱的败家子。

“哦,什么时候买台新的吧。你又不穷。”唐昊说。两个钱不当钱的败家子。他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拿了烟要找打火机。那小巧玲珑的东西掉进被子里,床铺又被他们弄得一团糟,找了好半天,才从卷成一团的床单里抠出来。唐昊看着那个银色的打火机,他没有摸错,打火机的正反两面雕了一对翱翔的翅膀,正面阳刻着一行字。

Born for style。*

唐昊笑了一声,打开打火机点烟。

“你怎么会买这个?”他问刘皓。刘皓有着大部分人二十来岁青年有的坏习惯,但唯独不抽烟。

“有次逛商场,看到觉得挺好看的。”好吧,三个败家子。

“你该不会是想送给叶修吧?”

“我没有!”

“哦。”唐昊耸耸肩,他吐出一口烟,忽然转过身来对着刘皓,“对了,有个事我得说清楚。”

“什么?”

“我那个时候是想干翻唐三打,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干林敬言。”

几分钟之前说出来的话清晰地在脑海里滑过,刘皓脸涨得通红:“我,那个……”

“真的。”唐昊点点头,他下床去拿书桌上的烟灰缸,“我就跟你做过那一回。”他有些恶质地笑了一笑,“对,你半夜叫叶修的那回。”

刘皓从床上窜起来,他身上都泛起颜色,耳朵几乎要滴下血来。他跨下床朝唐昊扑过去,不久之前的场景几乎就要重演。但是这一回,唐昊准确地抓住了刘皓肩膀,进而抓住他的手腕。

“比起别的,我现在比较想干你。”


- 半个月后 - 呼啸会议室 -


“每个人回去写一份战略战术构想,下周一上交。刘皓,你负责汇总整理。” 唐昊抱着双臂坐在会议长桌的上首,像个布置家庭作业的老师,只可惜,老师气质有点不对劲。

“周末作业啊?……”赵禹哲小声嘟囔。

“每个人?”阮永彬重复了一遍。

“对,每个人。包括我。”唐昊说,“想拿冠军就都拿出点干劲来。不想干的人现在就可以走。”

既然队长都这么说了……

“都清楚了吧?解散。”


刘皓收拾完资料,倒数第二个走出会议室。他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冠军,呼啸真的是以夺冠为目标……他不由自主地放缓脚步。忽然一卷纸拍到他头顶。

“你要是再敢给我想有的没的。”唐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他哼了一声没说后果,“有什么东西,除了用来夺冠,别的都不准想。”


虚伪也好,狂妄也罢。


宁可跪着死在去往王座的路上,也不要站着与之背离。


*

打火机的原型来自:Zippo的哈雷限量款

那个Born to ride 是无敌车队的电影名。

关于born for style,其实我不知道确切指的是什么。

我擅自把它翻译成:生来自带画风(简直太TM适合唐昊了!好帅!)

不过如果有小伙伴了解的话还是跟我科普一下……

万一写错了更加千万要告诉我!



评论(26)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