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叶蓝】单元楼房

*boss总是在措不及防的时候砰然降临。

*其实是日常而已。

*亲密指数一级棒~


>>>>>>>>.

“是今天了。”叶修有些夸张地吸了口气,一把拉开衣柜开始搜索衣服。五分钟后,他扭着脖子吼蓝河:“我的衬衫呢?”蓝河叼着牙刷满嘴泡沫地从浴室伸出一个头瞅了两眼。

“&~←&/$+$-……?!!$!@”

“讲人话啊蓝河大大。”叶修叹气。蓝河把头缩回去,约莫半分钟后他举着毛巾走出来,一边抹脸一边说话:“你在我衣柜里废话找不到。”他偏偏头示意另一个柜子,“应该是在那里。”“这边?”叶修咕哝着拉开另一扇门,BUTTON DOWN的牛津衬衫在一群T恤中鹤立鸡群。他抽出来一抖,穿上后又对着穿衣镜押了押衣角处的褶皱。接着他坐在床边开始套牛仔裤,水洗蓝,LES的基本款。站起来扣裤头的时候竟然觉得有点紧,叶修内心啧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收了收腹。蓝河从浴室里走出来,从床边堆成小山的香蕉椅里撩出一件T恤套上,他揉揉头发,又随手拿了一条休闲裤。叶修看着他脚一伸手一提,然后就坐回床上开始翻手机。

“你想吃什么?”饿了么高级会员,免外送费。

“随便,跟昨天一样好了。”叶修又提了提牛仔裤,这会儿觉着大腿那块也有点紧,“为什么我穿得像模像样的,你就这样拉我后腿?”他看着蓝河那件大大前天拿出来穿了一下然后当时觉得偏凉就搁在一边的长袖——埋在一群睡衣睡裤毛衣内衣里居然没有臭。

蓝河翘着二郎腿点完单,抱着靠枕在床上打了个滚儿,陷在被子里朝叶修笑嘻嘻地眯眼睛。

“因为今儿是你要给我妈留个好印象,不是我,我在我妈眼里没形象。”

“那什么时候你去见我妈?”叶修靠下来跟他眼睛对眼睛,蓝河撑起身子撞撞他额头。

“我见过的,你忘记啦?上次蓝雨客场打微草的时候。”叶修去当嘉宾,蓝河去和G市好久没见的小伙伴团聚。比赛开始之前,和叶修妈妈吃了一顿饭。

“……路上偶遇的便餐,那也算?”叶修压住他额头,龇了下牙。“怎么不算?你不小心撞见的BOSS就不是BOSS了?”蓝河抵着他额头跟他较起劲来。

叶修突地松了劲,蓝河一下使力过度,离开床板几寸远,但着实又坐不起来,猛地摔回去给叶修抱了个满怀。“蓝大会长说得甚是有理。”叶修搂住他肩膀凑过去在脸上啃了一口。

“早就不是会长啦。”蓝河捞起手机点掉确认配送信息的短信。叶修还不依不饶地咬在他肩膀上,舌头在脖颈和T恤之间的一小片地方磨来蹭去。蓝河痒得发笑,偏过头去蹭他头发,两个人在床上磨来磨去,简直一起床就要擦枪走火。

“唉别,一会儿就得去接我妈了。”蓝河拿手肘往后顶顶,叶修环住他腰身,泄愤似的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蓝河忽然福至心灵。

“叶修,”他竭力想转过头去,叶修却卡在他肩上,蓝河一笑,那震动都分毫不差地传过去,“你是不是紧张?”

“是又怎样?”叶修咬着字拖长语调。蓝河从他怀里挣出来翻过身去看他。叶修盘腿坐在床上,有点紧的牛仔裤让他看起来不是特别自在,浅色的牛津衬衫袖口还有彩色几何拼图倒是衬得他看起来小了一点——也可能是因为收拾干净了,也没抽烟。叶修弯着腰手支在膝盖上视线歪过来看蓝河,笑容里满是看什么看那的揶揄。这一看,又让蓝河觉得他哪里有什么紧张的样子。

又蒙人啊。蓝河撇撇嘴,同时又觉得叶修要真是紧张也不无道理,可他好算没见过叶修紧张的模样,想不出那是什么样的。

两两相视里蓝河琢磨着他到底要不要说点什么,率先响起来的却是别的声音。

叶修隆起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饿死了,外卖到没到啊?”蓝河捞起手机看,显示已等待20分钟,“快了吧。”他嘟囔。

叶修又从立柜里找袜子,穿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响了,叶修靠了一声,把袜子一提,拖鞋也不穿踩着地板就出去拿外卖。热气腾腾的塑料袋提到餐桌上,蓝河过来一块拆开。

“你小心点,别溅衣服上。”装装样子的体面衣服不多,且穿且珍惜。

“嗯,”叶修点头,叼着筷子把饭盒往外拿,“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比我紧张?”他拿下筷子就是这么一句,蓝河摸了摸鼻子。

“我是挺紧张的……”他搅了搅汤,“我搁家跟老太太夸你夸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可没想过她隔天就说要来……”想起这个蓝河略微后悔。


面子这种东西,在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拉扯大的老太太面前显然是没有的,蓝河还穿开裆裤那会儿就懂楼下聚众拍板砖打不过,站在一米开外嘴炮完了一转身就朝楼上蹿,冲进屋里藏老太太缝纫机后头还装模作样地跟人说“妈你累不我给你捏捏肩膀”,老太太踩着踏板一推布料,斜睨他一眼“跑路不晓得锁门啊?”蓝河又咚咚咚跑出去把门给锁了。刚碰着君莫笑那会儿蓝河回家吃饭,整个人看着又兴奋又蔫,老太太细嚼慢咽着听他咋呼。什么今天副本一波流啦,又刷到第一啦,但是被抢走了一个boss啦。儿子对人家崇拜得不得了,可惜不甘心那——再厉害,那不是友军啊。后来蓝河提起的就越来越少,饭桌上当娘的瞅他两眼,小伙子学会藏心事了。吃完饭了又转回电脑面前,但是好半天也不登录游戏,一手端着一张卡,好像拿不准该插哪一张。老太太洗完碗,面无表情地从他身后路过,“晚上你要不睡也别忘了关灯啊。”蓝河手一抖,两张卡都往兜里塞,嘴里嗯嗯哦哦地应着。九点钟的时候蓝河去熄客厅灯,站在开关前把两张卡掏出来看了又看,终于捏了一张,把另一张塞回口袋,然后啪地按灭了灯。

再过了一个礼拜,饭桌话题就变成蓝河欲言又止,一口饭嚼了三十下才往下吞。“妈,我昨儿把会长辞了不干了。”“哦。”老太太喝了口汤,都不带抬头看他的,“那你现在干啥啊?”“就,就跟早先没差。”老太太点点头,接着喝汤。蓝河讷讷地,左想想右想想,张口噼里啪啦说了痛快。

草,感觉有点喜欢那个君莫笑。

蓝河说完端着饭碗偷偷瞥自家娘,老太太已经吃完了,收拾起碗筷正要往厨房间走,心平气和地听他说完一大堆,指指碗,“赶紧吃。”蓝河哦了一声低头扒饭,这意思,是不是又懒得管他啊?这么一琢磨,蓝河就心安理得地漫天嘴炮了。君莫笑好,君莫笑特好,君莫笑好的不得了。中心思想是,这么好的人,他是我的。老太太摁着遥控器,蓝河声音比电视机还响,她翻着翻着一下关了电视机。“耳朵疼,歇会儿。你给我倒杯水去。”

等到蓝河大学毕业了,蓝溪阁的活正式成了兼职,隔三差五上去看一回,老人们嘻嘻哈哈刷他一公屏,新人们交头接耳,这人谁呀?

叶修在北京买了房子,打电话的时候还挤兑蓝河:“你过不过来?你过来搞装修,名字就写你一个。”蓝河哼地举着手机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那你过来给我搞装修,我也写你名字啊。”叶修说:“你敢让我搞我就来。”蓝河一想,有点怂,他纯嘴炮呢,就他,买房子,那还得过几年呢。“算啦算啦,你敢搞我不敢住呢,等我拿完毕业证呗。”他挂完电话扭过头,刚回来的老太太正站大门口提着两大袋子看他。蓝河连忙过去接,一路跟进厨房转着眼珠子想说辞。

“妈,我跟你说过……”他心里十八面小鼓槌得咚咚响,中二病的年纪出个柜出得腥风血雨,被老爹打得一个月不敢回家,从同学家住到小旅馆,总算是没钱了偷偷打了个电话探探口风,一天后老太太板着脸上门提货。“被你爸打傻了忘了娘是吧?”回家蓝河哭着吃了三大碗饭,老太太就坐边上看着,“小时候还知道挨打躲背后呢,长大了反而傻了。”可是到最后,她老人家也没说到底准不准蓝河出那个柜,就跟他打游戏打到要去训练营似的,老太太眼见他出门就一句话,“完事儿了回家吃饭。”

“去北京?”老太太一边切肉一边指挥他择菜。

“嗯。”蓝河老实巴交地应了。

“你票买了?”

“还没,我不还没跟你说……毕业证也还没拿呢。总还得过一个月。”

“哦。”她把切好的肉堆到盘子里,“过年记得回家吃饭。”

“嗯。”蓝河应了,他眨眨眼睛,有点想哭。

“想回家吃饭就回来,不过年也行。”她又接了一句。蓝河眼泪啪哒一下掉绿油油的菜叶子上,亮晶晶,露珠似的。

“但是她从来没提过你……”蓝河把吃完了的空泡沫盒连同塑料袋一块塞进垃圾桶里,“我小时候……”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她从来不提我男朋友的事。”那大约是一个母亲最后的坚持,舍不得儿子归舍不得儿子,不待见归不待见。她从不问,蓝河才更要告诉她,告诉她他好或者不好。

叶修把垃圾袋整个拎出来打了个结放到门边,“你别说了……我现在真有点紧张……你可不要吓我……”他口气飘飘的,蓝河不信。


但刚才的紧张就不是假的。现在更甚。

蓝雨主场的时候有个大男生拖着一箱子矿泉水走进兴欣备战室,叶修正好坐在门边,站起来跟他道谢。男生看见他小声呼了一声“叶神?”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在兴欣备战室看见叶修,有什么好奇怪的。叶修掐了烟,跟他一起把箱子拆开拿了几瓶水放到桌子上,男生搬着箱子往出走,他还要给别的工作人员送水,然而临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

因为叶修叫他。

“蓝河?”

蓝河转过身,满脸诧异都不用遮:“你怎么知道我是蓝河?”

这就是承认了。

叶修又顶出一根烟来夹在指间,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我就是知道。”他没说,他有无数次这样的冲动,遇见一个人,蓝雨主场馆的引导员、负责安排酒店的地陪、看台上挥着蓝雨队旗的拉拉队员、通道里擦肩而过的某个人,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他会不会是蓝河?

场馆里浪一样的人群中,一定有一个是蓝河。

叶修慢慢笑起来,他跟蓝河挥挥手:“你辛苦了。”

抓住你了,蓝河。

那时候的蓝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扬起笑脸:“哪有,当然是你们辛苦。”

后来,叶修挥着世邀赛的邀请函,极其欠揍地在弟弟面前拉着行李箱走,到了楼下,他回过头,跟这个至亲之人说:“等回来了,哥告诉你个秘密。作为交换,你要帮我一个忙。”

叶秋不屑地撇撇嘴,眼睛看着几米外郁郁葱葱的大杨木:“谁稀罕啊!”他看着叶修拖着行李箱走远,快要经过那棵树,“唉,喂!叶修!说好了不许反悔啊!!”

后来的后来,半夜里暖融融的灯笼着叶修和叶秋,弟弟翻着哥哥手机里的照片,颇有不满地抱怨:“你什么时候出?再讲下去老爷子要以为我是gay了……这锅我可不能背,我有女朋友的!”

“是有过吧?”叶修一把抽走手机锁了揣进兜里,“确保万无一失了再说。其实上次碰见妈,一起吃了顿饭……她有什么反应没?”

“你敢不敢不要捅我刀?”叶秋结实地一拳砸在叶修肩膀上,后者龇牙咧嘴地倒进床里。

“你真打啊!?”

叶秋昂起头吹了吹拳头:“妈让我转告你,你男朋友知道你是荣耀第一人,他妈可不见得知道。”弟弟笑眯眯地看着哥哥整个头埋在棉被里,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算,“早年离家出走,抽烟,宅男,刚退役,无业游民……”你也有这一天,爽。叶秋通体舒畅。然而那人闷了半天总算撑起身子,揉揉头还吐他槽。

“荣耀第一人是周泽楷。”叶修咕哝着把兜裤兜里硌着腿疼的手机拿出来往床上扔,“哥哥我好歹有房有车……哦,没车,啧,改天去买……”

“你会?”

“反正他会……”

“你们这谁娶谁嫁啊……”

“我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干你的活。大晚上的,不要熬夜。”叶修一卷被子,睡了。

叶秋隔着被子拍了他两下,才拍拍手从屋里出去了。

要不然呢,光是一个boss,他还紧张个什么劲。但蓝河不能知道。


叶修咂咂嘴,余光忽然瞥到钟,“不对吧?她几点的飞机?不是说上飞机前给你打电话的?”蓝河跟着看了一眼钟,皱起眉头,“是哦……”他走进卧室里去拿手机,果然嗡嗡嗡地在震。

“喂,妈?”

“下大雨,飞不了。等了几个小时了,现在说不飞了。”老太太的声音夹在一片嘈杂里显得特别冷静。

“啊?”蓝河愣住。

“先退票了。我下回再找时间过来吧。”她说完话,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

“怎么说?”叶修倚在门框上朝他努努嘴。

“说下大雨飞不了,不来了……”蓝河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感情他俩这两天白折腾了,紧张也白紧张了。

“那也没办法……”叶修沉痛地点点头,还站在门口就开始解皮带把裤子往下扯。蓝河被他流氓行径吓到,目瞪口呆:“你干嘛?”

“这牛仔裤太紧了,穿多肯定不利于身体健康。下回你妈来之前我再去买条新的吧。”叶修隔空把牛仔裤往蓝河那香蕉椅上丢,光着两条腿就撅着腚在低柜里翻宽松裤子。蓝河抽了抽嘴角伸腿过去一踹。

“我看我们是不是得买个秤。就你这样不到中年就该高血压。”

“说什么呢你,”叶修拎着裤子站起来,“它缩水懂吗!那条都是几年前的了!”

“哦……但是你还是得,锻炼锻炼。”蓝河捏捏他腰上的肉,有点嫌弃地说,“我不想跟胖子上床。重。”

“许博远同志,我感觉你最近病得不轻,得治。”

“你叫我名儿怎么听着这么怪呢……唉别挠!哈哈哈哈哈你住手……”蓝河揪着叶修手腕从自己腰上扯开,“我说……哈哈哈哈哈你等会儿!你把衬衫脱了我最近不想去干洗店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有完没完!”

“我叫你啥你不听着怪啊?小蓝河?小蓝?你说啥?光天化日呢你叫我脱?”


耗时一周天的家务整理成果在两天之内消耗殆尽。叶修的T恤又放进了蓝河的衣柜里,抽屉里的袜子们难解难分,实在搞不清楚谁是谁的,就随便穿了。初春了收起来的围巾团了团塞进柜子深处,夏天的衣服翻出来在面上一摊。香蕉椅上的脏衣服堆成一座小山。

蓝河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就立马闭上往另一个方向翻身。叶修还没醒,被他头发糊了一脸,咕哝着抹了抹脸。日上三竿,两个人总算揉着头发两眼呆滞地从床上坐起来,互相瞅了两眼。

“是不是该洗衣服了……”蓝河故意不看那边,只好叶修来开口。

蓝河闭着眼睛倒回床上蜷了蜷,叶修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他腰,他嗖地坐起来,满脸严肃,昂首挺胸:“洗!”

但其实所谓的洗衣服……也就只是把衣服分分类,按批次丢入洗衣机,冬天的话再加上把大衣摞一摞送去干洗店。除了不得不的情况,蓝河和叶修一般都不买标明了不能机洗的衣服。洗衣机轰隆隆的背景音里,叶修开门下楼买早午饭,蓝河站阳台上把两人的休闲鞋拎出来摆了一溜。稍微刷一刷,今天太阳好,晒晒。

吃完饭上机打游戏,隔一薄薄的墙板相互吆喝——本来电脑放在客厅里并排并,可是叶修老偷看蓝河屏幕。线下再怎么好,上了线都是对家仇人,蓝河的大号至今还挂在蓝溪阁名下,叶修的自然是在兴欣公会。

暮色开始四合。蓝河在公屏里打字。

“叶修,今天轮你做饭!”

“你们都抢一个boss了蓝溪阁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

“boss是boss,做饭是做饭。”

几句话很快被清场的各公会老人刷得影子都不见。

“他妈又出来秀,虐狗啊!”

新人们又开始窃窃私语,所以说,这俩谁啊?

蓝河扯下耳机朝门外喊:“你今天又阴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叶修也喊:“技不如人不要恼羞成怒!”

屏幕上春易老还叫蓝河把战利品带回公会仓库放好,久叫不应。伍晨想跟叶修说一句,那他们先撤了,插不进话。

“小兔崽子!你们roll点不行吗!!!”最后魏琛的嚎叫久久不息,震得一干人耳朵发麻。

结果还真roll了个点,蓝河看着闪亮亮的99发了一个笑嘻嘻的表情。

“……”叶修打了一串省略号。后续收拾完毕。叶修站起来,今天吃面,他去厨房拿了两个大海碗,倒面倒料倒热水,完了往微波炉里一塞,叮的一声刚响,外头响起门铃。

“来了来了。”叶修往擦手布上蹭了蹭,走出去开门。

然而开门的那一瞬间,叶修忽然想,上次路过购物商场是什么时候的事?LES还打折不?都他妈是蓝河急着回家抢boss,好吧,他也挺急的。

“可能是我快递……买了几个衣架……”蓝河从卧室里趿着拖鞋往外走,刚走到客厅,声音戛然而止。

“……妈。”

 @ 

评论(2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