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黄周】愿者上钩

02.

江波涛惊呆了。

喻文州惊呆了。

吴启惊呆了。

杜明惊呆了。

郑轩惊呆了。

宋晓惊呆了。

李远惊呆了。


周泽楷恨不得凿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完了,他们都知道了……

“除了头发……还真挺符合的啊?”他听见吴启小声嘀咕了一句。

黄少天笑容揶揄的脸近在咫尺。

他怎么知道的?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啊?

他到底想做什么啊?

要怎么办啊?

周泽楷心里泪流满面,乱七八糟问题好像波音747在耳边起飞,轰鸣声炸得脑子一片空白。

周泽楷尴尬的神情让黄少天通体舒畅。知道什么叫不给面子了吧。他亦步亦趋地走在周泽楷边上,准备等他口不择言地出言否认之后宽容大量地表示也许是他记错了。反正只是为了给文州出口气,不用太过分。

然而周泽楷久久不答。黄少天觉得有点没有面子,歪过头去看他。一群人都在路中间停下了,其他人自发自觉和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周泽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里攥着书包带子,视线从黄少天挪到吴启挪到校道边上刚抽芽的烟柳然后定住了,从黑发里露出一点的耳尖看着发红,嘴巴抿得紧紧的。

黄少天心软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喜欢他的人,这一点小气已经出完了,还是别太过分了。

“喂?不是就不是呗。不用觉得驳我面子吧?”他发话给周泽楷台阶下。

周泽楷看着天边的目光挪回来,转到黄少天面上。通透的漆黑眼睛里映着黄少天半是安慰半是赌气的神色。他张开嘴吸了口气。

快点否认吧。说完了就可以去吃饭了。真是饿死了。黄少天窝在口袋里的手搅来搅去。

“是。”他听到周泽楷说。

“啊哈哈,唔,也有可能是我……”黄少天摸摸头,准备好的台词顺溜地往外走,说了大半才戛然而止,“你说什么?”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看着他。脸色是还有着泛红,有可能是天色映的,也有可能是真有点害羞。听见黄少天还问他,周泽楷神情多了几分纠结。

“……是,喜欢你。”他艰难地重复了一遍。

黄少天也惊呆了。

“噗。”率先笑出来的是喻文州,他朝蓝雨的人使眼色,一群人会意地往前走走。江波涛接着咳嗽了一声,“走吧,再过一会儿可能就没饭了。”所有人嗯嗯啊啊表示赞同。天气不错,晚霞挺美,明天也一定是个好日子,预祝咱们活动举办成功。堵在校道路中央的一窝人推推搡搡开始走起来,默契地把黄少天和周泽楷留在最后。

眼见他们就要脱离大部队,黄少天是想跟上去,但是走了两步,回头看看周泽楷。他还站在那里没动,仿佛说完刚刚那句话已经耗尽了毕生心力。

啧,真麻烦。

黄少天扯了一下嘴角,手指在口袋里搅了又搅,还是又走回去。

“喂,周泽楷。”他伸出一只手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

“嗯?”周泽楷转过头,整个好似刚刚出厂的机器人。

卧槽,不是傻了吧?这欺负大发了?

黄少天有点心虚,但转念一想,又愤慨起来。

谁让你不顺着我台阶下啊?要出洋相一起出是吧?可出完了你掉线了留我一个人面对一群boss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啊?嗯?嗯你个大头鬼啊?你要站这儿是吧,那我可吃饭去了。

他小声嘀咕了两句,转身就走。

S大正赶上下课时间点,四面八方人流往食堂方向涌,简直意图夺取高地的冲锋兵。他俩这么一耽搁,前面喻文州江波涛早就不见人影。黄少天一边避开人流,一边感叹自行车堵车,S大盛景之一,百闻不如一见。他伸长脖子好像看到喻文州的身影一晃而过,就要横穿马路往那边走。急刹车刺耳的声音扎得黄少天眉头一皱,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拉着往旁边一歪,踉跄了两步又回到人行道上。

“对不起对不起……”横冲直撞上来的人连声跟黄少天道歉。黄少天摇摇头说没事,他退到人行道里边,侧过身看着跟上来的周泽楷。

原来没傻啊。

黄少天心里松了口气,脸上却还是不耐烦多于愧疚。

“拉够了没?”

周泽楷松开了拉着他的手。

又没反应了!

黄少天几乎抓耳挠腮,放课的人流从他们身边经过,距离其他人离开已经好一会儿了。黄少天不熟悉S大的校园,也不知道江波涛说的是哪个食堂。眼下能仰赖的周泽楷又是一副步步高早教机的样子。

“食堂往哪儿走?”黄少天只好又开口说话。

“不想去。”周泽楷盯着鞋尖发呆。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不想去。”黄少天索性在路边上蹲下了。早知道今天那么倒霉,他就不跟着来了。现在去了肯定要被围观,不去日后也要被笑话。真是进退两难。

都是周泽楷的错。

“你去。我不去。”周泽楷忽然说。

两个人如果不一块出现,看起来也许就没那么尴尬。而黄少天去,周泽楷不去,他打定主意把不礼貌的罪名留给自己。

“……要不还是一起去吧。”黄少天站起来磕磕脚尖,他不是很想欠周泽楷人情。周泽楷没接话,只是埋头朝前走。黄少天跟了上去,难得的一路无话。

等到了食堂门口,周泽楷还是摇摇头。

“不去了。”他想了想又跟黄少天说,“对不起。”

“你说什么对不起啊,要说也是我……唉算了算了啊……”黄少天惯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大部分时候嘴速超过心速。周泽楷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他反而觉得气势尽失,一下子连这事的起因都忘得一干二净。周泽楷却是朝他笑了笑。

“你去。我回去了。”他指指食堂。


卧,槽。

黄少天一个翻身从被窝里坐起来,外面还是一片漆黑,下铺传来被他动静扰到的郑轩翻身的声音。黄少天直挺挺地朝枕头又倒下去。

他又做梦。梦见雨霁天青的晚夏、小雪飘零的初冬,潮湿的城市街头、曝晒的校园操场,唯一不变的是穿着风衣外套的周泽楷,微微垂下眼睫,认真又羞赧地看着他。

“……是,喜欢你。”

黄少天用被子裹住了头。


那次尴尬之后,他们很快又有了第二次会面。周泽楷是来送活动资金申请材料的。蓝雨财务归黄少天管,这一回的活动有轮回加盟,他们跟学校申请也底气更足。周六的时候他窝在宿舍里整理表格,喻文州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少天,一会儿有人找你,待在宿舍别走开。我让他打你电话。”他也没说是谁,黄少天正准备问,头一偏就看到窗外一颗脑袋,贴着防盗窗往里面看。看见黄少天,周泽楷眨眨眼睛,伸出手来敲了敲窗。黄少天挂掉电话,扭头瞪了一眼宿舍里窃笑的几人。

他拉开窗户,周泽楷站在绿化带和楼梯的狭小空隙里朝他笑。

“资料。”他说着要把东西递进来。

“你等等。”黄少天却不接,说了一声又把窗户拉上,匆匆从门口跑出去。

“不是说打电话吗?”他绕到宿舍楼外面,周泽楷正从绿化带里钻出来,沾了满身树叶子。

“没电了。”周泽楷朝他晃了晃已经黑屏的手机。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他扭着身子去扫粘在身上的叶片,黄少天看他够不着,走过去帮他拍粘在背上的两片。周泽楷努力地转过头来看,手怪异地停在空中像个手舞足蹈的小丑娃娃。黄少天忍不住笑出来,又让他低头,帮他摘掉头发里的一片。周泽楷的视线跟着他的手动来动去,说话就显得漫不经心。

“喻文州说的。十七号楼。嗯……绕了一圈,看到你,进不来。”

“所以你就钻进来敲窗子?”黄少天拍拍周泽楷衣角,让他又转了一圈,确认都已经摘干净了,“那亏的我住一楼,要是我住五楼怎么办。”

“不知道。”周泽楷想都不想,“资料。”他把文件袋往黄少天手里塞。黄少天拍拍手,抖掉土灰,接过那个文件袋。他原本想问问周泽楷那天后来吃没吃饭,又觉得这关系实在太微妙,还是没开口。只简单说了一句:“辛苦你啦。”

“没事。”周泽楷摇摇头。他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黄少天心里叹气,跟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累呢。推一下,动一步。

“你还有事吗?”他用文件袋磕磕肩膀,权当按摩。

“不看一下?”周泽楷说。

“不用了吧,申活动资金的材料,你们怎么也比我们熟,而且这礼拜还没开始提交活动呢。我到时候再看,有问题的话再去找你们。”话是这么说,但黄少天还是在周泽楷目光的催促下打开文件袋翻了一下。

字倒是挺好看的。他也没在意内容,随意扫了几眼。

“没问题啦。”

“嗯。”周泽楷这才满意了,笑眯眯点头,“那我走了。”

“拜。”黄少天朝他挥了挥手,往回走。

那之后周泽楷来得愈发频繁。不到一周,周泽楷又跑到黄少天宿舍敲他窗户,可怜巴巴地拿着一张轮回以往合作过的赞助名单。

“吴启跟导师做项目去了。”本来由他负责的拉赞助一下子人员紧张,作为全社唯一除了技术活就无所事事的闲散人员,周泽楷被派出来拉赞助。

但是想也知道,这事他完成不了。

江波涛实在抽不开身,只好把他推给黄少天。

“你们一块去。回头轮回给多报销点别的补偿蓝雨。”

拉赞助的事情本来是四六开,轮回负责了场地,社团经费又充足,对外需求就少。蓝雨的大部分来源则是黄少天去外面拉的赞助。他口舌伶俐,相貌也算卖乖,在这方面很有前途。

周泽楷一脸恳求之下,黄少天只好表示,我带你,别给我拖后腿。周泽楷拼命点头答应。

直到这个时候,黄少天才真正明白过来,为什么轮回出面谈事情的总是江波涛。就周泽楷那个说话前要想三十秒的思考时间,人家老板不急,黄少天都要给急死了。

“……不分工了。这样,你把传单和策划分开装好,到时候直接给。对方的宣传需求也稍微记一下,到时候我俩对对别记错了。”

从此之后周泽楷就负责递资料,扛传单,做笔记。

蓝雨私下里熟人开玩笑的时候,老叫周泽楷是黄少天的小尾巴。

使唤轮回社长这个事情一度让黄少天很爽。但是得瑟了几次之后也就没意思了,再加上周泽楷半点没觉得违和的态度,他这个助手当得太完美,黄少天手一抬就知道要递什么,黄少天都不好意思太埋汰他。

有一次黄少天跟他坐在麦当劳里,厚厚一扎传单放在周泽楷脚边,他还大致算了算总数做了个记号。“你就不觉得……”憋屈?黄少天这词说起来怪难听,毕竟压榨他的人就是自己,他又想不好别的词,声音拖了半天没下文。周泽楷叼着汉堡抬起头看他,嘴边还沾了两颗白芝麻。他视线跟着黄少天到地上那叠传单那里转了一圈,懂了黄少天想问什么。今天这一千张传单也全是架在他自行车后座上驼回来的。黄少天没有车。

周泽楷摇摇头。他努力嚼嚼嚼把汉堡吞下去。

“不会。我不行,黄少厉害。”他听到几次郑轩他们这么喊黄少天,就也跟着一起。看黄少天有些不信的样子,还火急火燎地加了一句,“真的。”

黄少天笑出来,他老早不讨厌周泽楷了,看他着急的样子觉得特好玩,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的样子。

“你脸上,粘了芝麻。”

周泽楷伸舌头去舔。

“不是这边。”

周泽楷又舔舔另一边。

“还在。”

周泽楷困惑地看着他,一共就两边啊。他举着吃到一半的汉堡,沿着嘴唇舔了一遍,堪堪扫过那颗芝麻,可就是没舔掉。黄少天捂着嘴巴笑,拿起餐盘里的纸巾要给他擦。

“是这里啦。”

哪里?

周泽楷顺着他的动作偏过头,嘴唇搁着纸巾贴在黄少天手上。

黄少天心里一抖。

他都忘了,这个人喜欢他。

他这么做,是不是太让人误会了。


郑轩最近挺惊讶的。黄少天看上去郁郁寡欢。不知道缘由在哪里。周日上午,周泽楷照例钻过黄少天宿舍窗前的绿化带来敲敲窗——三次之后大家都习惯了。

“黄少,你家小尾巴来了。”郑轩敲了敲黄少天的床架。

“你帮我跟他说……今天不去了。我有别的事。”然后他惊讶地听到黄少天声音哑哑地说。

“你感冒了?”

黄少天翻了个身,没再答话。他昨夜被梦惊醒,直到很晚才再一次睡着。清晨头痛欲裂,听到周泽楷来找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要躲。

还是别让他误会了。



评论(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