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点文1/2/N】【王刘】还没有标题暂时叫 可能=必然


问:我在什么时候最想码字写文?

答:当我几天之后就面临一场考试的时候。


即使只有几个字!但是也能感受到我是一个忠心耿耿的王苏!!(不许回答没感受到)

 @熄刀 就……一个普通的……几乎没有王的刘……


00.

窗外蝉鸣鼓噪,有细细的汗从掌心渗出。刘小别的手悬在靠近门的咫尺之间。

他承认他是有预谋的。

在这个夏日终将结束,秋意姗姗来迟的季节缝隙里早了两个礼拜回到微草俱乐部。

除了王杰希,这时候不会有其他人在。

刘小别吸了口气。

他对王杰希的心思天地可鉴,微草上下大概只有王杰希不知道。那是一场缓慢的非晶体融化,巨变只产生结果,却不昭告开始。骄傲的剑客并不觉得那有几分可羞赧的必要。他喜欢的人是微草最了不起的脊梁,连已经成为微草支柱的高英杰对这句话都不会有半点不服。王杰希一个眼神能让所有人心安,一言字句能让所有人信服。其中包括刘小别。

他也并不觉得,那有几分需掩埋的必要。所有人对王杰希都敬意滔天,他只不过多走了一步。谁也没说,那一步不准迈。袁柏清大惊小怪地在他边上咬耳朵。

“刘小别,你居然敢喜欢队长!”

刘小别捧着西瓜在木头椅子上打坐,嘴巴一撮,西瓜子弧度完美地飞进垃圾桶里。他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斜过眼睛去瞥袁柏清。

“干嘛,不准啊?”

你也喜欢好咯。王杰希又不差人喜欢。队长那么好,我干啥不能喜欢。我就喜欢,我脸大。

袁柏清捏着卡想了很久,还是把持住了自己是个治疗的矜持,没跟刘小别喊出JJC开一局的词句。刘小别得意地嘿嘿一笑,脚丫子搁到椅子边缘,雪白细瘦的脚腕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袁柏清受不了他这副热得衣衫不整的样子,缩回自己电脑面前。

“有本事你到队长面前去这样啊。”他咕哝着抱怨。

刘小别听见了。他手里的银匙子刚舀起最后一点西瓜,热烈的夏日阳光下模样清冽可口。刘小别一口咬进去,隔了半晌才慢悠悠地回袁柏清。

“我不。”

“操。”袁柏清正拉着徐景熙干守护天使肉搏的无聊事发泄,被刘小别凤凰尾羽高扬的姿态扎到,一下子失了节奏,和徐景熙陷入一场“钻人空子!不要脸!”的拉锯之中。

徐景熙笑嘻嘻的声音从没有插耳机的音响里公放出来:“蓝雨都是机会主义,你不准哦?”

我不准有个屁用哦!

袁柏清咬着腮帮子怒搓键盘。


对,机会主义。

刘小别咽咽口水。蓝雨这一点战术还是很有意思的。他的机会不多了,放走一个就少一个。

因为王杰希就要退役了。

黄昏将至的周末,他跟袁柏清梁方拖上高英杰出去改善了一顿伙食。其实说突然想吃的还是高英杰,袁柏清立即热烈响应,刘小别自然打蛇随棍上,出门前又招呼了一声梁方。高英杰在微草颇有护身符的意味。像那种乖巧好学生,拉着一起去犯个错,在老师跟前能一并罪责减免几分。话是袁柏清当着高英杰面说的,高英杰也不介意,笑眯眯地让他胳膊挂在自己脖子上。

“你以为队长不知道啊?”只要是袁柏清说的话,刘小别少不了要嘲讽几句。

“队长知道的。”正主还没来得及反应,高英杰先认认真真答了。

“你们厉害你们厉害。”袁柏清扯开手做鬼脸。他们一个王杰希的爱徒,一个王杰希的明恋者。袁柏清不跟他们争。刘小别得意地挑挑眉毛,高英杰抿着嘴笑。

“晚上你们请客!”袁柏清想了想还是觉得挺憋屈的。

“凭啥啊!”刘小别不服。

“好呀。”高英杰答得天真爽快。

“看看,所以为啥队长关门弟子不是你!”袁柏清顿时扬眉吐气。他抓到好处赶紧跑,卡着高英杰往外走。刘小别捂着肚子跟上去。

关门弟子——那也要职业相同好不好啦!

刘小别鼻子和上嘴唇之间夹着不小心带出来的一次性筷子,抄着兜落在后面。袁柏清正教导高英杰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在王杰希面前不遗余力地黑刘小别,梁方打得一手好助攻不断爆料。高英杰当然不会去说,但是他听刘小别黑历史听得很开心,一直也没有打断。昏暗的走廊里只有他“还有这样的事啊!”的惊呼和时不时的笑声,和袁柏清梁方的声音一起萦萦绕绕。

他们路过经理室,三个人都走了过去,刘小别在门缝一闪而逝的光里看到了王杰希。他停下步子。前面的人越走越远,梁方好像回了一下头,但是最终没有停下脚步。

能让刘小别出神的事情不太多。除了游戏,也就剩下王杰希。他们都心领神会,放任他自流。

王杰希的声音像细碎的星光,在静谧的夜空慢慢穿过空气投下来,淡而疏。刘小别靠近了门一点,凝神去听。

“差不多是时候了。再透支也没的透了,小杰已经不需要我再带着他了。其他人也都不错。没有必要再拖下去了。”

夜晚的凉意合着风从窗户里渗透进来。刘小别忽然有些茫然。他好像回到第十赛季气氛令人不耐的总决赛,万般浮躁,只等王杰希发一句话。无论是多去几个人一次性买回来吧,还是好好看比赛。但是这一个夏天将尽的夜晚,他等到的王杰希的最后一句话只是:“下个赛季吧。打完下个赛季,我就退役。”

王杰希要退役了。

猛烈起来的夜风扑腾扑腾地敲打窗棂,里面的人似乎有所察觉。大概是经理要出来关窗,刘小别迈开腿一阵疯跑,猫进楼梯拐角处。他偷偷探出头去看。经理说着今晚上风这么大的感慨,一边拉上了窗户,然后扣上。王杰希的目光却顺着廊道,一路延伸到尽头。刘小别触了电一样缩了回去。

王杰希要退役了。

打完下个赛季。

第二天他在训练室门口撞见王杰希。对方似乎是专程等他。大小眼隔着一点点落差看下来,王杰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支起一根手指在嘴唇前面一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刘小别点点头,又忽然心头怪异心思起,也朝王杰希做了一个给嘴上拉链的手势。王杰希笑了笑,点点头推开训练室的门。

刘小别吃了限量版跳跳糖一样蹦进训练室。

袁柏清看他眼神跟看精神病人没什么两样。刘小别浑不在意,没有声音地哼着歌打开练习软件。过午时分,袁柏清还是端着餐盘鬼头鬼脑地磨蹭到刘小别身边。

“早上你跟队长说什么?你告白了?”就光要不要好奇,他思索了一个上午。要不怎么说天秤座的能犹豫到天荒地老。

“没,”刘小别看白痴一样把早上的视线还回去,“秘密。”

“什么秘密?”

“都说了是秘密了我能告诉你?”

“是不是兄弟啊刘小别!?”

“不是。”

袁柏清淌着泪。这但凡是人啊,见色起意,有异性没人性——呸,那还是同性呢,刘小别就为一件还挂在橱窗里的衣服断臂膀了。

不过猫挠心脏没挠多久,三周之后微草输霸图止步决赛,解散放夏休之前王杰希就向所有人宣布了。

“下个赛季我给你们当一个赛季的替补。然后退役。”

袁柏清挂在高英杰脖子上,借着歪着头的姿势看刘小别,目光复杂得能炖一锅牛杂。刘小别眼观鼻鼻观心。不理他。

但无论如何,他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和王杰希相处的机会。

和王杰希一起打比赛的机会。

向王杰希告白的机会。


刘小别捏了捏手指。他一贯是骄傲而放纵的。无论是凭着手速在全明星占据一席之地,还是众目睽睽之中剑指黄少天,哪有什么他不敢的。

跟王杰希告个白。有什么难的。

我喜欢你。

四个字,嘴唇一开一合,上嘴唇都不用沾着下嘴唇就说完了。

王杰希快要退役了。赛季中没空做这些绕绕弯弯,赛季后肯定有接踵而来的记者会报社采访欢送会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王杰希从没缺席过任何比赛,也没有缺席过任何一个必要的商业场合。只剩下赛季前了。

他对黄少天战意滔天都要表达个淋漓尽致,遑论对王杰希日积月累的喜欢。都不告白,白明恋一场——人家都不知道算哪门子的明恋。

刘小别心里一点都不紧张。他在被窝里打滚按掉闹铃闭上眼睛又睁开的时候不紧张,背着包和妈妈撒谎队里提早召集合训的时候不紧张,三两口咬完包子对着微草大楼门口玻璃梳理头发的时候不紧张,放包之前窜到王杰希门前从半掩的门扉里看到书桌上放着热气袅袅的茶杯的时候不紧张。

但是他收拾完东西,站到王杰希闭合的门前准备敲门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还是有点抖。

正常人类的人之常情。告白前总是要紧张的。

乱七八糟的思绪突然涌上心头。开口直接就说吗?还是先寒暄几句别的?要不要做个预案?比如他可能会回答些什么之类的?被拒绝了怎么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一点?

千头万绪,找不到线头。

算了不管了一鼓作气破罐破摔……

“小别?有事?”

刘小别抬头,王杰希端着水杯拉开门站在他跟前。

“队长,我喜欢你。”刘小别一张嘴,话就麻溜地从嘴巴里跑出来。

唉,队长你早出来就完事儿了嘛——还有点余力想些有的没的。

一会儿就说,又跟袁柏清玩大冒险了——太俗了。怂。

队长我真喜欢你啊。——一遍和两遍有毛线区别。

还不如不说。

王杰希露出所有人被突袭告白之后都会有的讶异神色。

还好,没被吓傻。

刘小别胆大地腹诽。

他那些勇气啊莽撞啊在这一刻全都收起翅膀落回他身上,刘小别居然敢眼睛都不眨巴地直直盯着王杰希看。

意料之外的神情维持了两秒,王杰希有些笑起来。他捧着茶缸子倚在门框上,好像也没准备答话的意思。

刘小别莫名其妙,这啥意思。

“队长?”他试探地叫了一句。

“你说完了?然后呢?”这惊讶比刚刚还甚似的。好像比起告白,刘小别告完白没有后续才是真叫王杰希惊讶不已。

但是然后?要什么然后?刘小别有点呆楞,他发现自己也没想过然后的事情。一场直白而坦诚的明恋,他以为告白就是结局。但显然王杰希觉得不是。好像也的确不是。他还需要问问王杰希的意思。如果王杰希不喜欢他,那就到此为止,回头找袁柏清出去搓一顿告慰失恋;如果王杰希喜欢……

刘小别微微仰着头,视线抬高。英语的恳请句还都用的肯定语气,意指希望对方答应呢,告白不也是吗?

他顺应心意,半点不打疙瘩,流畅至极地说出了那个然后。

“然后你要跟我在一起吗?”

夏天还没走远的热气在他身体里聚集蒸腾,刘小别能敏锐地感觉到汗珠在背脊滑过的触感。一切都寂静极了。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呼吸,和王杰希的。连蝉都安静下来,好像时间不再走动。

“好。”王杰希的话和窗外的蝉鸣声一起爆发,像一下子拨动了世界的时间,让万物都重新回归日常。

刘小别瞪着王杰希。他半张着嘴的模样肯定很傻。因为他看到王杰希笑了,他有些掩饰性地撇过头,抬手揉揉鼻尖遮掩了一下翘起来的嘴角,仿佛是要给刘小别留点面子。

“怎么?”王杰希把杯子随手搁到房间里的低柜上,伸出另一只手按了按刘小别刚整理好又有些支棱起来的发尖,“跟别人告白,不就是为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吗?”

他说得太理所当然,以至于刘小别一时间完全无法反驳。

队长一句话,所有人都信服。

等他觉得这句话也有不对味的地方,王杰希早已经过他身边走出去接了一杯水回来了。

刘小别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挣扎一下,虽然他也不晓得在挣扎啥。

队长我只是来倾诉衷情……不是……不是意有所图?

“一会儿中午一起出去吃饭?”

可惜王杰希一句话,就把一切都打散了。


TB……

(你懂的)

希别这么美好的tag居然没人用呢!

希别,惜别,细别。


评论(9)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