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黄周】愿者上钩

sorry周一没能成功回来……周二又去开会

明天后天还有点活。不知道腾不腾得出。不过快完了。还有两节吧。

黄少怎么还不告白,烦死了。



05.

时间爬到五月中,终于有周泽楷除了飞飞机之外大展手脚的任务了。

“谢谢关注。”树荫下头周泽楷穿着社团文化衫手里捧着一叠传单,少下去的数量显然比边上杜明的要快得多。也有不少人当场掏出手机去扫那个贴在他胸口的二维码。

“……”黄少天蹲在食堂对面的自动售货机边上,难得觉得槽多无口。“蓝雨的副社长大人还满不满意?”江波涛手里也拿着一叠传单。两分钟之前他们刚刚合力把黄少天去定做拿来的宣传横幅挂好。喻文州直接去上专业课了,黄少天哼哼唧唧说视察一下轮回的宣传情况。他们都只当他要找周泽楷,默契地随他去了。黄少天挑着眉毛冲喻文州离去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黄少天等着几个围着他的女生走开,抄着兜慢悠悠地晃过去,还没开口说话,就被糊了一脸传单。

“周泽楷,你发传单好歹看看人?”黄少天按住那张从脸上飘零而落的宣传单。

“啊。”周泽楷短促地惊呼了一声,有点惋惜地看了看那张传单。

“靠,不是吧。一张传单,你不用这么心疼吧。”黄少天抽抽眉毛,随手把那张纸塞进经过的路人手里。S大校园功能区划分整齐,几个食堂都建在一起,中午饭点到了,必经之路上人潮涌动。周泽楷发传单发得兢兢业业,每张被拿走都要说谢谢,在热烈的阳光下真算得上忙得焦头烂额。黄少天刚一个转身解决完那张传单,回身就看到周泽楷扯着衣服给人刷二维码。

“没……”他还试图扭过头来跟黄少天说话。

“行行行,干你的活。”黄少天按着他肩膀把他偏过几寸的身子转回去让面前的人对焦。

“哦。”周泽楷以为他大老远跑来有什么话要说,结果却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他又转回去跟关注完他们社团微信公众平台的学生说谢谢。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了盛夏的气势。周泽楷觉得黄少天说不定是属于这个季节的,他无所事事地按着他肩膀贴在他背后,让周泽楷有种无所适从的焦躁。好像一切都变得很热,然而那股热意既不是来自头顶热辣的太阳,也不是来自脚底滚烫的水泥地。是黄少天。肩膀上那个贴合的地方,像一种自在的热源,源源不断,周泽楷觉得他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他频频歪过头去看黄少天。黄少天躲在他背后挡着阳光看手机,周泽楷侧过身,阳光就越过阻碍在手机屏幕上打下一道反光。

“哎哎哎,你干活啊,别偷懒。”黄少天头也不抬,拇指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像素鸟扑腾扑腾地上上下下。那束阳光照在屏幕左侧,亏得黄少天手快,鸟儿险险越过大柱子。黄少天用肩膀顶了顶周泽楷,把他推过去挡住太阳。

就过来玩游戏的吗。周泽楷垂着视线看那鸟儿飞过好几个柱子,左上角的数字跳得稳定又快速。快超过他的记录了。周泽楷忽然往开迈了一步。黄少天因着刚才的动作全靠在周泽楷身上,他一走,黄少天就靠了个空。小鸟一头撞上柱子,头破血流。黄少天懊恼地啧了一声。

他抬起头,周泽楷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背对着他。他低下头跟拿传单的人说谢谢,耀眼的阳光打在他后颈皮肤上,白得过分,亮得黄少天眼睛一眯。他忽然觉得有点渴,曝晒叫人脱水。周泽楷转身看黄少天,黄少天微微眯着眼睛看回去,正午的太阳太烈,有些炫目。

“干嘛,害的我没破成记录。你说你的怎么赔我?”

周泽楷却不回他,把手里所剩无几的传单分成两叠,塞进黄少天手里。

“干活。”他说。

“嘿,你还使唤起我来了。”黄少天举起传单作势要敲周泽楷头。

周泽楷躲都不躲,直挺挺冲他弯嘴角:“你过来了。”

“哦,我过来了就要给你干活啊,我怎么不帮杜明发传单的呢人家那个工作量比你还多着呢。”他咕哝着挤到周泽楷旁边,像是故意要挨着周泽楷。周泽楷盯着近在咫尺又染回浅栗色的头发,觉得这个夏天漫长又炎热——仿佛有两个太阳似的。

两个人协力,传单少得更快了。不仅是周泽楷的,连杜明的也顺便代劳了。

黄少天坐在S大的风味餐厅里意犹未尽地舔着勺子。

“好吃,还是这里的好吃。我们学校食堂太恶心了。没油没盐的。能淡出鸟。”

周泽楷拖着下巴看他刮起最后一点酱汁往嘴里送,舒展地伸了伸退,不小心踢到黄少天。

“干嘛?”黄少天叼着勺子吊起眼角瞥他,把脚往回缩了缩给他腾出位置,“你腿长了不起哦。”

“没有。”周泽楷说,“赔偿。”他拿出手机放到桌面上,像素小鸟在准备界面一上一下地飞。

黄少天咬着勺子上下摇摇:“突然不想玩了。”之前想要干点别的转移一下注意力,发挥超常,再来一次可没这么好了。

“那要什么?”周泽楷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黄少天嘴里的银勺子一上一下晃动,好像游戏里的银色小鸟,越过一道一道障碍。

“嗯……”他难得在言语上迟疑,周泽楷觉得有趣,伸出长腿去缠他缩回去的脚。他往右,黄少天就往左让了让。周泽楷安静了一会儿,又把脚往左挪了挪,靠到黄少天脚上。黄少天索性把脚收到了椅子下面。但是没过一会儿,周泽楷又伸长腿,用鞋尖磕磕他。黄少天不胜骚扰,终于在思考中抽出一丝精力注意到周泽楷这分明是故意。他收回盯着吊顶电扇的目光,瞪周泽楷。周泽楷收回腿,规规矩矩地摆出小学生双腿并拢的坐姿,黄少天的腿伸过来,他就往回缩缩,一直缩到黄少天够不着了。

“下午来搬砖。晓得你没课。”黄少天撑着桌子伸长脚踩了周泽楷一下,周泽楷乖乖挨了没躲。

“好。”

黄少天拿下勺子端起盘子往回收处走过去。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笑眯眯地盯着黄少天拖在地上的鞋带。

“周泽楷!你几岁了!”两分钟后黄少天跳着脚扶着周泽楷的肩膀,提起一只脚来扯鞋带。

周泽楷像模像样地扳手指算了算:“没过生日,23。”

“23,”黄少天哼哼,“3岁还差不多吧你。”他弯下要去系鞋带,柔软的栗色头发在树荫漏下的光斑里又亮又暗。周泽楷看着,慢慢把手放到刚刚黄少天扶过的左肩上,按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染头发呢?

黄少天直起身子:“走吧。”

“嗯。”周泽楷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

他们穿过S大校园,从贴在一起的综合实验楼下面的铁门进入G大。中午时间太阳热烈,路面上行人稀少,他们一路走过来,居然没碰到什么人,像一场抽离了现实的旅程。

蓝雨的社团活动室在G大老学生活动中心,挨着老图书馆,一股鬼气森森的样子。周泽楷站在楼下有点不可思议地仰望了一下满墙绿油油的爬山虎。几扇窗户顽强地在绿墙里破开遮蔽,好像深不见底的幽洞。

周泽楷被自己的想象怵了一下。

“你怕鬼?”黄少天走到大厅里才发觉周泽楷没跟上来,站在中央的大台阶上回头,揶揄着笑他。

周泽楷眨了下眼睛。大厅因为采光的缘故,下午也是昏暗的。但黄少天站在中间,按着腰朝他笑。

“周泽楷,你不会真的怕鬼吧?来来来我给你讲G大流传已久的老图惊魂夜……”他的声音在空荡的空间里回响,像往黑夜里放了一颗太阳,一切都明亮起来。周泽楷想不起来刚刚自己臆想的妖魔鬼怪。

“你讲。”他走进去。

“我跟你说哦,你知道我住2号楼对不对,但我是第一栋楼的,G大没有1号楼……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图惊魂夜?”

“啧,反正都是鬼故事,你听不听?”

“听。”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的鬼故事真的招来阴气,当周泽楷搬着纸箱子和黄少天一起走进电梯,摁完楼层,电梯门闭合之后,里面的灯忽闪忽闪,突然灭了。紧接着,轿厢也停了下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周泽楷还是下意识扭头看了看黄少天,然后又迅速地收回了目光。他们都抱着一箱子贵重物品,连拿个手机的余裕都没有。

周泽楷能感觉到黄少天的呼吸就在他边上。但是他没说话。

于是周泽楷也没说话。

他们就好像已经经历过数百次这样的场景一样,熟练地静候情况结束。周泽楷靠在墙壁上,再一次扭过头去看黄少天。反正黄少天也不会知道他在看。

虽然一片漆黑,但是周泽楷觉得他能看见黄少天,柔软的浅栗色头发,像松子蛋糕,鼻梁高而挺,眼睛灵动而亮,嘴唇不薄不厚,有天然的笑的弧度,下巴削瘦而尖。他目光慢慢往下。黄少天脖子上有一根红绳,他说是妈妈要他带的玉。周泽楷还记得黄少天今天穿的衣服,他能清楚地回想起那些并无意义的乱码以什么顺序排列。还有明明是紧身却还是显得略松的牛仔裤和红色的板鞋。

他眼前一片漆黑,但周泽楷看到鲜明的黄少天站在他面前。

“都怪你。”黄少天的声音忽然从边上传过来。

“啊?”

“都怪你啊,要不然怎么会遇上这种事。”黄少天似乎也有转过头来,声音传递得很直接。

“怪我?”

“怪你咯。你要是今天不坏我那个记录,我就不会叫你这个时候来搬东西了。”

“你来找我。”周泽楷不满地反驳。

“呦呦呦,是谁说要请我吃饭?”

“没说今天。”

“这么说今天是不想请我吃饭的啊。”

“不是。”

“反正还是你错,要不是一开始你来找我,我才不会跟你熟。”

“……后来又没找。”

“那也是你啊,你要没和他们撒谎说你喜欢我。我可不会这么敏感。”

“……”周泽楷对着看不到边的黑暗发了一会儿呆,“我的错。”

他的声音在封闭的轿厢里隐隐回荡。他感觉黄少天好像有朝他靠近,盛夏的热度贴过来,裸露的肌肤直接黏到一块儿。黄少天伸头过来,呼吸扫过周泽楷的脖颈。他凑到周泽楷耳朵边上,悄悄说话。

“错得好。”

咦?

周泽楷在黑暗里仓促地扭过头,黄少天的呼吸一下子撤远了,好像刚刚只是一场幻觉。周泽楷听到他脚后跟磕在电梯壁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周泽楷朝那个声音靠近去。

“你说……”

忽然灯亮,打断了周泽楷的话。他被灯光扎得闭了下眼,睁开的时候发现黄少天也做了一样的动作。

“这楼老,有时候电路过载,会断。”黄少天盯着开始继续下降的数字说。

周泽楷吞回了问话把目光收回到自己面前的箱子上。

“里面是什么?”他换了个问题。

“Inspire 1。”黄少天轻描淡写,“月初收到了奖学金。”

周泽楷差点把箱子扔出去。

“……DJI?”他试探地问了一句。

黄少天转过头朝他龇牙:“还有哪个Inspire 1?”

周泽楷停在电梯门口,黄少天连忙抵住开门键:“赶紧出去啊。”

他们走出活动大楼,回到热辣辣的日光低下,周泽楷好像还停留在大楼悬停的电梯里。黄少天轻手轻脚把东西搁在台阶上等一会儿找推车来推。周泽楷还抱着那个箱子不知是不肯松手还是根本就忘了松手。

黄少天托住箱子小心翼翼叫他。

“周泽楷?”

周泽楷低头看他。黄少天接过箱子放到地上。

“你干嘛吓成这样?”他好笑地抬起手在周泽楷眼前挥了挥,“我又没说是送给你。不用这么感动吧?”

“……1万7……”周泽楷咬着嘴唇盯着箱子,恨不得现在就打开看看。

“怎么样,少爷我豪爽吧。”黄少天拍拍他肩头,周泽楷眼馋这个很久了,那天一本杂志简直要给他盯得烧起来,“处女航归你了。可别给我弄坏啊。”他笑嘻嘻地把手背到身后,“不过到时候,你可得答应我件事。帮个忙。”

“好。”周泽楷点头点得无比干脆。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