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江周】Again and again

*江波涛第一人称


01.

我现在有一个小困扰。

酒吧的琉璃灯光有些晃眼,不想坐在这里,想出去透透气。真是的,为什么吴启他们会对这样的地方很好奇呢。

可是小周还在我边上。我出去了,他一个人合适吗?

哦,对,那个困扰。

为什么是我和小周坐在卡座里看包,而你们都跑出去玩了呢。

不,不是这个。

是,为什么我又和小周坐在一起了呢?

这个困扰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自从转会到轮回,好像大家就莫名其妙地误会了什么。

是啦没错,我和小周是挺好交流的。我不觉得他是个特别难懂的人。有很多事情,其实仔细想想都是很简单的呀。小周一直是只说心里话的呀。

但是大家好像都觉得只有我才和小周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虽说从某种角度,确实是算心有灵犀吧。

但是……

嗯?他推了我一下。我收回思路,转过头去。这一带酒吧虽然主题和电竞相去甚远,让队员们不至于太过瞩目,但是小周那张脸还是太出名了,就算不光说出名,长得帅气在酒吧总是容易招蜂引蝶的吧。但是……也没必要包裹成这个样子吧。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口罩和压低了的鸭舌帽。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引人注目好吗?我悄悄地叹了口气,不过还好,都出来这么久了,应该暂时是安全的吧。

“怎么了?”我问他。

周泽楷那双漆黑漆黑的眼睛从帽檐底下看过来,有点像在夜晚遇见了小区里那只小野猫。

“渴。”我猜他在口罩后面的嘴巴撇了一撇,本来他是不想来的。周泽楷像一只趋静避闹的猫。但是耐不过吴启他们都说,难得集体活动,队长怎么可以不来,就算是来坐着也是好的嘛。周泽楷最耐不过别人央求,又是吴启这种苦苦哀求,又撒娇又打滚的。所以最后还是来了。让他自己去吧台买东西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

“唔,那我去买喝的。小周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摸黑从包里找出钱包,往吧台走去。

糟糕,应该问一句他想喝点什么的。

我对这酒水单有点发愁。酒精度太高的不适合,酒吧也没有纯饮料。记得上次打比赛回来,一起去吃酸奶冰淇淋,他好像点了莫吉托。那就来一杯这个吧。我的话……随便来一杯好了。

端着杯子往回走,我顺便张望了一下吴启他们的行踪。只看到吕泊远在玩台球。唉,希望他们别出什么事。

怎么?我们的位置那边怎么围了几个人?小周被认出来了?

江波涛你冷静一下。应该不是,要是被认出来,他应该早打我电话了。……如果不是的话,只能是……更糟糕的情况了。

我提起沉重的脚步走过去,一靠近果然听到几个姑娘叽叽喳喳的声音。

“帅哥一个人吗?”

“干坐着怪无聊的吧?不如和我们一起去跳个舞?”

……

“让一让,让一让。”我端高杯子,从几个姑娘右侧挤了进去。

“怎么回事?”把杯子递给周泽楷,我明知故问。

“呀,原来是有伴?”一个姑娘笑语嫣嫣地掩了下嘴唇。

“也是个帅哥呢。一起去跳舞?”边上另一个接口。

我挡在周泽楷面前笑着跟她们寒暄,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扣住我的。是小周。

紧张什么,我又不会答应她们。

我笑了笑,回握了一下他的手。

“总之谢谢邀请,不过……我和我男朋友还是想坐坐。”

还是说了。

她们果然都很惊讶,有一个还想再确认一次。

幸好这个时候吴启来得及时,他跟杜明一起,邀请这些女孩子们去舞池了。

我松了口气,要是要我再说一遍,还是有点紧张。

这个弥天大谎。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是有一次小周在街上被搭讪了,他就是又好看又看起来太好说话。大概是问路,问完路又有点顺杆而上的意思。小周不太会拒绝人,但是手机号怎么也不能随便给嘛。她又退而求其次说那加个微信。小周还真是要把手机拿出来了。

大不了加了再删呗。

我那时候正过马路呢,低头看手机错过一次红绿灯,不得不等了一会儿。刚走过去,就见方哥指着我说:“小周你男朋友来了,我们走吧。”

我当时差点把手机丢进排水沟里,方哥拼命给我使眼色,我瞪着眼睛这才看见他俩边上那个姑娘。事情大概就猜到了。

还能怎么办呢,话都说了,戏得演吧。

我只好走到小周边上。

什么,当男朋友应该是要干点什么?

短暂的几步里我一下子想不出对策,只好先捞住他手握着,竭力做出温声软语的样子贴近他问:“怎么回事?”

周泽楷比我入戏快多了。他往我这儿靠了一靠,倚在我肩膀上,还把我握着他的手改成十指交扣。

“有人问路。”他转过头来朝我笑笑。方明华都捂了捂脸,显然是不忍心看这出他自己造成的可怕惨剧。方哥你愧疚点好吗!

双手交握的触感太诡异了,指节和指节贴在一起摩挲。我都还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呢。我努力稳住声音接上话。

“哦,那你说清了吗?”我半是调侃半是疑问地努力做出亲密的口吻,转过头问了姑娘一句,“知道路了吗?”

周泽楷拧起眉头在她答话之前开口。

“说清了。”他好像很不满我怀疑他的指路能力。

“嗯嗯,很清楚!谢谢啦!”姑娘本来有些惊愕,但是两句话下来好像信了七八分,再加上今天其实是去赞助商那里补两张照片,我和小周还穿着他们提供的样衣,同款不同搭配。——大概看起来很像情侣装。她稍稍弯腰道谢,趁着红绿灯转绿匆匆忙忙过街去了。

我舒了口气,松开手离开两步。方明华早就笑得蹲在马路牙子上根本站不起来。

“方哥,不带这么坑人的吧?”我抱怨。

“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急中生智。”方明华按着腰。

喂喂,这哪里算智了……

我十分无语。

方明华好算从地上站起来,走过来按住小周的肩又抖个不停。

“但是小周业务很熟嘛?”

说的也是,刚刚周泽楷的临场发挥简直堪称奇妙。我简直希望他对付记者的时候也这么得心应手。周泽楷拧开茉莉清茶的瓶盖灌了一口,很是无辜地转过身思考了一会儿。

“有,拍过广告。”

真是不敢想象自己在周泽楷脑海画面里是什么角色。我连气都不想叹了。

回去的路上没人再提这事,方明华和我商量着下周的训练计划的微调。谢天谢地,这个话题似乎是结束了。

直到回到轮回,我才发觉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这个趣事被方明华告诉吴启,吴启告诉杜明,杜明告诉吕泊远,吕泊远告诉于念……总之,在轮回上上下下传了个遍。

从这件事开始,我和小周就总是被他们开玩笑。

比如轮回大巴第一排变成了我和小周的专座,方圆三排以内没有人坐。选手席上也非要我坐小周边上,出门收拾东西慢了一步,就会被在门口喊“副队!队长等你那!”。就不说上一次少买了一杯饮料的吕泊远,在小周那杯里插了两根吸管说:“排队太痛了……队长副队你们就牺牲一下。”

诸如此类。

周泽楷没说什么。他本身对这种事好像总是不大在意,被吴启他们开玩笑也只是在那边笑,好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歹你也是玩笑中心啊周泽楷?

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是不是不太好。不由得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认真了。

所以一直没有说。

但是果然还是很奇怪。

好像变成队里公认的情侣组合了。周泽楷还不反对。净跟着他们一起胡闹……

我偷偷吐槽了一句。感觉到有人扯我衣袖。

回过神看到周泽楷已经喝完了自己那杯,偷偷把吸管伸进了我那杯里。见我看他,他也不躲,笑眯眯地把眼睛一弯,指指卡座边上。

有些人在看这边。

是刚才的姑娘们的同伴?大约还不死心吧。周泽楷小小打了个呵欠,往座位里面躲了躲,这意思分明是,交给我了。

………他不仅不反对。还觉得挺方便的吧。

我觉得有点挫败,但又感觉无计可施。

总之那天晚上,我还是被迫和一大群人寒暄了半天,而小周只负责在我边上装睡。

都是吴启的锅。到时候安排他和小周单练。

我翻了翻手机,有一条新信息。

“小江?这么早起?”在食堂碰到了归队的方明华,汗衫在里外头罩了一件队服。

“嫂子又出去了?”我跟他打招呼,这个时间点归队,准说是来蹭早饭的。果然,方哥挠挠头,笑了笑,“她去闺密那儿玩了,今儿晚上才回来。”他到窗口端了一份白粥,又点了几个小菜。我跟在他后头,拿了碗粥,又让食堂大爷打包两个肉包子一袋豆浆。

“小周又赖床啊?”方明华会意地把小菜放到我俩中间,朝搁在一边的塑料袋努努嘴。我把手机翻出来给他看。

“两个肉包咂一袋豆浆~么么哒。”

方明华差点喷出一口粥来,我则是翻了一个白眼。

“转发的吴启的,连标点都没改……”

短信往上面翻一点,还能看到几天前的那两条。

“两个肉包砸一袋豆浆~么么哒。”

“吴启的。”

也是只想手黄再了。

夏休期还有两周时间,队友们三三两两开始归队。吴启早回来的原因是爸妈出去旅游,他一个人嫌无聊,又没饭吃。我和小周则是准备迎接据说昨天过来的孙翔。本来是这样的——然而谁知道孙翔说他买错动车票了。所以昨晚就被吴启拉出去……不想提了。

我和方明华两人包了整个食堂边吃边聊,过了一会儿,我手机开始响起来。

经理来的电话,说是孙翔到虹桥了,他过去接了,让我们收拾收拾一会儿出来接人。

挂完电话我看了看时间。

八点零九。

“孙翔到了。”我跟方明华说,“我去叫小周。”方明华点点头,把搁我面前那盘肉松一口气全倒进自己碗里。

我推开周泽楷房门,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小周?”我叫了他一声,没道理吧,都给我发短信叫我带早饭了。总该醒了吧。但事实是没有人理我,床上一坨被子裹得像夹心面包。空调不知道开了几度。我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

“小周。”我把早饭塑料袋放在桌子上,绕过丢在地上的裤子,走过去推推那团被子。被子卷了卷,然后周泽楷翻了个身转过来,眼睛还是闭着的。

活脱脱楼下猫大爷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的姿势。

“起床吧,一会儿孙翔就到了。”

“孙翔谁啊……”听声音就是还在梦里,“刘吧……”

……

真想把杜明录的睡你麻痹起来嗨给他当起床铃声。

为什么不呢。

半小时之后我看着坐在休息室沙发上啃包子的周泽楷,觉得效果可观。表扬一下杜明。

经理带着孙翔进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在用梦游一样的表情啃最后一点包子皮。我先走上去跟他俩打招呼,一边看了小周一眼让他赶紧吃。随便说了几句,参观训练室和大楼宿舍什么的交给我和小周,经理就走了。我回过头看到周泽楷。孙翔从我肩膀上越过去看周泽楷。他叼着豆浆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露出一个标准微笑。

“孙翔,嗨~”

……嗨你麻痹!!

我在内心咆哮了一下。

我要收回对杜明的夸奖。

“咳,没想到你今天来得那么早。小周……还有点没睡够。”

“哦哦。”孙翔倒是没怎么样,只是很好奇地看了两眼,他甚至很大度地说,“那还是让他回去睡觉好了。我就随便逛逛。”

“没事。”周泽楷这回答话比我还快,“不困。”

然而说着一边打了一个呵欠。

……

孙翔对于这个奇快无比的打脸露出震惊的表情。

我想敬敬。

不,是静静。

“那个……”我深吸了一口气,“行了小周要不然你还是回去睡吧……我先带孙翔去放行李。”

周泽楷瞪着我的表情完全可以读作“你他妈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让我回去再睡吗”

好吧,我的错。

带你去。

接下来的行程就是我左手一只……右手一只……

轮回的设施也没大豪华,而且哪里的训练室也差不了太多。训练营又还没开始。也没什么可看的,转了一圈之后,放孙翔回去收拾行李,顺便跟他说正式的接风宴是在晚上,那个时候差不多大家都回来了。

处理掉一个大型挂件。

现在来处理第二个。

“小周?”我叫叫整个人都贴在墙上几乎要成为壁画的周泽楷。

他烙饼似的翻了个身。

“行了你回去睡吧,晚饭之前起来就行。”

他点点头,幽灵一样往房间里走。

过午的时候大家一起在食堂吃了饭,收到孙翔来了的消息,其他人都在下午之内陆续露面。接近傍晚的时候孙翔已经拿着他一叶之秋的卡把见到的人打了个遍。杜明一看见我走进训练室就要扑过来。

“副队队长呢……”

“小周大概还在睡吧。”我说,“你打不过孙翔别指望小周给你出气了,以后都是队友。”

杜明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还没等我说话,他又怪叫起来。

“队长——”

周泽楷摸着门框走进来,步子还是虚浮的,显然还是没睡够。眼见他就要被面前放的椅子绊倒,我只好走过去把椅子挪开。

谁知道周泽楷还往前走,一下子挂在我身上。右手就往我后裤兜里摸。我猜他是要拿一枪穿云的卡。昨晚他没带包,出了门一摸卡还在兜里,又怕掉,就说先装我钱包里。今天除了睡还是睡,估计到这会儿才想起来卡的事。

但是问题是,我钱包在左边裤兜里啊……

“小周你等等……”我的手卡在两个人中间,一时间没法伸过去掏钱包。这一句话的功夫,他手已经摸到右边后裤兜摸了个空,转而就去掏左边那个。我索性站着不动,准备等他把钱包拿出来再说。

小周出门不带包几乎是轮回常识之一,平常也会在吴启衣兜里直接摸纸巾什么的。因此,大家都挺习惯,我还顺口问了小周一句,睡醒没。

直到我看到孙翔那张目瞪口呆的脸。

槽,忘记了还有孙翔。

从他那个角度看过来,大概就是周泽楷正在摸我屁股吧。

心好累。

孙翔,你听我解释。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孙翔说:“我听说轮回正副队搞基,原来是真的。”


所以,我决定还是和周泽楷谈谈这个事。

晚上十一点半。我敲了敲周泽楷的房门。

他开门。睡了一天的人,这个点精神得要命。

“江?”他有点疑惑,我从没这个时间找过他。

“啊,有点事想跟你说。……呃……不是队里的事。”他露出有点疑惑的表情,但还是拉大门让我进去了。

“是这样,”我难得有些不知道怎么组织措辞,尴尬地搓了搓手,还是决定直接开门见山,“今天孙翔说的那个,你也听到了。”当时其他人的笑声简直要掀翻屋顶,然后吴启把孙翔拉去说小话了。

周泽楷点点头,他好像感觉到我态度慎重,拉了把椅子给我,自己在床边上坐下了。

“小周不觉得,不太合适?如果真的被别人误会的话,总是不太好吧。”

他先是摇了摇头,然后不知想了些什么,又点点头。

等了一会儿没有下文,我接着说:“这事我们俩肯定都有责任。”

周泽楷手里握着刚刚擦头发的毛巾,扯着边缘脱开来的线。他这副样子意思是在想。我停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我。

“嗯。不太好。”

表示同意。表情也很肃静。

“那,我们稍微保持一点距离?”这话听起来太奇怪了。可是我一下子也找不出其他什么说法……其实这么说,也没错吧。

“一点?”他皱起眉头。应该是说一点很难把握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嗯,就,一般朋友的距离?吴启泊远那样。”我想了想。有时候出去,他们总是让我装小周男朋友,免得他被人搭讪,装着装着,有时候自己都没大注意到吧。

但是总归不是真的嘛。轮回内部还不是最要紧,不小心传出去还挺糟糕的。而且今天听孙翔说,怎么好像已经传好远了……


小周将来要是找对象了,我还是得注意一下啊。

“好。”有了范例,周泽楷大概想了一下就爽快答应了。

走出周泽楷房间,我感到心情舒畅。

误会总是越少越好的嘛。


第二天早上去食堂,看到周泽楷和吴启他们坐在一桌。

“早啊。”我抬了抬手。

“副队早~”

“早。”

他们也都零零星星地回答着。

然后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跟着加了一句。

“不开玩笑。”

哦,他们是在说以后不开我和小周玩笑的事情啊。办事效率很高嘛周泽楷。


“呜呜呜队长和副队居然分手了。”杜明发了一条朋友圈。

……什么鬼。

我们从来没在一起过好吗。


评论(1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