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黄周】愿者上钩 (完)

06.

周泽楷操纵着黄少天的航拍飞行器,让它慢悠悠地在校园上空逡巡,实时影像投影在大屏幕上。飞行器的最远距离达到两千米,足以让人观赏到大半的S大校园。周泽楷掐准时间让它飞回,悬停在一个展架附近。簇新的模型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事先准备好的相关介绍正好开始播放。

周泽楷偷偷分了分神穿过重重叠叠的人群看展示台附近的黄少天。他在实践的展示台边和人讲解航模拼装设计的要领,机翼的角度如何影响滑翔的距离,尾翼怎样调整会更有利于飞行。他一边说话,一边手上也不停,实际组装出了一架滑翔机做起了具体展示。新飞机需要试飞和调整,黄少天站在空地边缘,拿着遥控器仰头观察飞行状况。周泽楷一边跟着解说词调整调整航拍器的角度,一边想,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就是在这个地方,那个时候黄少天也在调试新飞机。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三周了。

现在,他和黄少天一起站在这个小广场上。

周泽楷忽然觉得有些雀跃。

模型解说接近尾声,黄少天的飞机调整也将近完成。整个展览还有最后一个展示活动。滑翔机的航模比赛项目,定点滑翔。这个项目原本由周泽楷负责,但是黄少天的Inspire 1打乱了计划。由黄少天负责飞行,周泽楷负责直播。黄少天带着飞机走上展示台,航拍飞行器缓缓跟过去,把他框进镜头里。

黄少天摆好飞机,目测了一下终点的距离,一推操纵杆,飞机起飞升空,到达一定高度时关闭引擎,让飞行器自由滑向降落。黄少天是捕捉时机的好手,十几秒之后飞机成功降落,果然就稳稳停在做了十字星标记的终点上方。

掌声轰鸣。

黄少天操纵飞机返航,选择了另一个更远的一点目标,又进行了一次。依然十分成功。他又做了第三次。周泽楷让航拍器贴近滑翔机,想做一个近距离拍摄,却感觉到飞机航线微妙,他的航拍器差点撞了上去。他连忙让它离开,做远景拍摄,同时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展示台。黄少天盯着天空,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出了差错。

但那架飞机确实航线不对。周泽楷眼见它离终点越来越远,不由得有些着急。偏离终点的飞机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蓝雨和轮回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周泽楷转眼去看黄少天,黄少天似乎也发现他在看他,却是一点不紧张地挥了挥手,指指天空,让他好好拍摄。

周泽楷只好专心操作起航拍器。这和预定不一样,他得仔细注意才能跟紧飞机。他调整着角度,保持合适距离,追逐着那架不知道要去哪里的飞机。

直到展示台面上的大屏幕里也出现他自己的身影。

那架滑翔机精准地降落在他的脚下。

蓝色的机翼好似倒映着天空的色彩,机身上缠了几条绳子,绑着一支波板糖,包装袋上写着一行字:“和我在一起好吗”


航拍器缓慢趋近,人连带飞机连带糖和那上面的字都在大屏幕上越放越大。不知道是谁先吹了一声呼哨,整个小广场上都沸腾起来。

周泽楷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起哄声,“答应他”的喊声像潮水一样灌进他耳朵里。黄少天站在展示台上,他可能从未那么安静过,只是捏着遥控器,目光穿过百余人的头顶把周泽楷拢进其中。周泽楷一抬头就看见他。

周泽楷忽然想起前天做的梦。

他又回到十三周以前。夏日来临之前,温暖的午后,校道边的咖啡厅。他穿过窗玻璃,看见浅栗色头发的男生在对面的操场上试飞。

“你有喜欢的人吗?”吴启问他。

“有的呀。”周泽楷回答。

他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然后黄少天转过了身。

“不过到时候,你可得答应我件事。”黄少天笑嘻嘻的神情在周泽楷脑海里浮现出来。

周泽楷收回目光。低空悬浮的航拍器慢慢升高,在空中画了个圆圈。

那就答应你了。


黄少天叼着吸管走在周泽楷边上。活动结束收拾完毕一群人叫嚷着要吃庆功宴并轮回社长和蓝雨副社长的喜酒。然后吃着吃着,作为主角的二人就不见了踪影。黄少天趴在安全通道里往外看了几眼,确定人确实都走了。他和周泽楷从楼梯间转出来,重新往楼上走。

“你吃饱了没?”他歪过头问周泽楷。

“还想吃。”周泽楷捧起奶茶咬了咬吸管。不是没吃饱,只是吃饱了好像就该回去了,他还不想那么早回去。

“那再去吃点什么?饭后甜点?”黄少天眼角余光瞥着周泽楷捧着奶茶杯的手,心里痒痒地啧了一声,刚刚就不应该买要拿在手上的东西。

周泽楷把奶茶杯吸得呼噜呼噜响,盯着扶梯前的指示牌看了一会儿。

“那个蛋糕。”吃晚饭之前倒是说过要一会儿去买蛋糕,可那家店在哪儿,却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黄少天挨过去同他一块在堆满了设计字体的展示牌寻。他倒是一眼就看着了,周泽楷还在那里一个一个按顺序找。黄少天不说话,装作要看另一头logo的模样朝周泽楷身上靠上去。商场里冷气十足,贴着不嫌热,倒觉得温温的暖。周泽楷没什么反应,还在认真地盯着牌子看。黄少天愈发变本加厉起来,整个人的体重都往周泽楷身上压。周泽楷左肩撑着黄少天,右手端着奶茶杯,忍不住要笑出来,就喝一口奶茶。他悠悠然站在那里把牌子上的logo都看了一遍,黄少天还是没什么进一步动作,好像真靠在他身上休息似的。

时机啊时机,副社长大人。周泽楷又咬了一下吸管。

黄少天靠着正舒服呢,忽然边上一空,他动了下脚步稳住身子,周泽楷站在前面一点的地方指着牌子说:“这儿。”他看着黄少天小小地趔趄了一下又站稳,故意问他:“你累了呀?”

“没有的事。”黄少天甩甩头,“你找到了?那走吧。”他盯着周泽楷捧在手里的奶茶杯子,有些恶狠狠地。快点扔掉了,不然怎么拉你的手。

但是周泽楷一点也没接收到黄少天的脑电波,他咬着吸管喝着奶茶,踩上自动扶梯。

他们在蛋糕店里其实也没逗留太久。前期准备加上一天活动,确实是累了。黄少天靠在柜台上等打包,周泽楷走出去扔掉了喝空的奶茶杯子,他手这会儿就撑在黄少天边上,贴着黄少天的胳膊。

好像也并没有非要牵手不可。黄少天有些游离地想。

成为情侣之后到底要干点什么?

几个小时之前的成功告白好像没能带给他半点实感,除了已经“享受”过一次的同伴带来的庆贺和揶揄。

周泽楷走在他边上戳手机,他微信群弹个没完。不少人问他们偷偷溜出去干什么了。

“买蛋糕。”周泽楷很老实地回答。

黄少天把他手机拿过来在里面输。

“想吃什么啊,我请客哟!”他以前也干过这种事,拿周泽楷手机刷游戏记录的时候顺便把人家社团群给回复了。当时吴启看着顶着周泽楷名字的文字泡里一长串拉赞助的名单和注意事项,手一抖,就截屏留作纪念了。黄少天讲话没隐瞒身份,两三句就被他们猜个正着。杜明带头刷了一串yooooooo,底下队列整齐地排了几十楼。然后江波涛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所以你们是谁请客?”

他们不知是在一起续摊,还是消息太灵通,没过一会儿黄少天手机也叫起来,企鹅群嘀嘀嘀地蹦哒,蓝雨的人委屈地大嚎:“副社胳膊肘往外拐。嫁出去的副社泼出去的水。”

周泽楷在对话框里输:“都请。”

“谁请谁请?”

“都一样。”

周泽楷伸手过来勾住黄少天的手,从小指头一直摸到食指,收紧的时候被反扣住了手。黄少天扭过头朝他眨眨眼睛。夏夜里手和手贴在一块儿有细细的汗,腻得厉害,却没人松手。他们一直走到马路上,在十字路口挨着站了一会儿,相互有点不想松手似的意思。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噗地一声笑出来。

“干什么?演生离死别吗,又不是明天不能见面了。还要上课呢。”

周泽楷撇撇嘴,把聊天界面上的气泡一个一个点掉:“你拉着我。”

黄少天松开他手,往一个方向偏了偏头,“那我往那边坐公交车啦。”S大G大门背靠背,一个挨着地铁口,一个靠着公交站。黄少天眼见周泽楷点点头,还是多问了一句:“你知道这附近地铁站在哪儿吗?”

周泽楷茫然看了一眼,低头掏手机。黄少天伸手箍住他脖子,贴上去。

“你这个路痴。算了,要不然我带你过去啦。第一次约会就把轮回社长搞丢了,江波涛不会放过我的……”他额头抵在周泽楷头侧,贴上来的薄薄的皮肤半点也没办法隔热,周泽楷被暖融融的温度蹭得出了一层细汗,不耐地偏偏头,想叫黄少天下去,但他喋喋不休说个不停。周泽楷眼睛瞟到街角大楼上巨大的LED屏,上面在放最新电影的宣传片。他看了几秒,忽然偏过头,黄少天就贴在他脸侧,周泽楷头一歪就亲到他脸上。黄少天像被扯掉电源线的音响一样停顿了一下。周泽楷贴在他脸边说话,语音轻轻的。

“好的呀男朋友。”

黄少天直到走出一条街还在抱怨。

“周泽楷,你要高能预警一下知道吗?我心脏不大好……你还笑!”

周泽楷在边上细细碎碎地笑,被黄少天敲了敲头之后把手机举给他看,群里在发今天活动结束时候的恶搞照片。

“没笑你。”他解释。

黄少天走在前边带路,周泽楷就跟在后头看手机,头也不带抬的地踩在黄少天影子里。黄少天走他就走,黄少天停他就停。

拐过一个街口,周泽楷跟在黄少天身后停下步子。

“走呀。”黄少天无奈地捅捅他腰窝。

“唔。”周泽楷应了一声,抬脚就往前迈。

“哎哎哎,你去哪儿?”黄少天一把拉住他。

“啊?”周泽楷回了回头。

“这边啊!”黄少天抬手指了指,地铁1号线的标识挂在路边。

“哦。”周泽楷走回来,“那……”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啦。我转回去坐车了啊。明天见!”黄少天摆摆手。

“嗯,拜拜。”周泽楷点点头。他站在地铁口目送黄少天没入暗下来的天色里,这样的分别他们做过很多次,但没哪次心境有这样微妙。

大约男朋友是真不一样吧。

周泽楷笑了笑,转身往地铁口里走。

其实是真的很想和黄少天再待会儿,可是他也累得腿脚酸软。他排在地铁自动售票机队伍摆弄手机,寻思要不要给黄少天发条短信。

队伍恰好轮到他,周泽楷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在电子屏幕上点了到达站。

反正明天也能见到。

他正要去按票数,忽然斜里伸出只手来,正按在二上。

“想了想,还是送你到门口吧。”


fin。


评论(7)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