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叶蓝叶】纪念日

让我静静地把打脸宣言给删了。

和之前同一个背景的叶蓝叶。以后这个系列就全都叶蓝叶啦。谁上谁自由心证吧ww

集齐个几篇到时天津o出小料玩w


>>>>>>>>>>>>>>>>>>>>>>.

蓝河到北京头一年,装修房子找工作忙得脚不沾地,本身也不是个样样式式都惦念的人,所以被问起生日的时候他还愣了一愣。

“哦,以前都是公会里的人惦记要过。”所以自个儿从来没费心记过,这一下提起来,还真是有点忘,“怎么突然问这个?”搬进新房之后叶秋来过一趟,临走之前忽然问起。

“也没,过两天我和我哥生日,家里要叫我俩回去吃饭。就也问下你的。……你和叶修之前都没过过?”叶秋坐在玄关穿鞋,叶修去超市还没回来。蓝河把他脱下来的拖鞋放进鞋柜里,挠着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别说,还真没。我都是去年才晓得他生日的。”知道的时候生日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再说什么补过也实在晚得离谱。

况且叶修还不要,赖在床上讲,不如这礼拜鞋子你拿去送洗,就算是生日礼物了,要不然春宵苦短,一夜也值千金。蓝河拿枕头闷他,两个人在床上揉得被子整床掉到地下。蓝河躺在叶修身上圈着他脖子,想了想说:“你有几双鞋子要洗?你拿出来搁门口。”

叶修抬头顶顶他额头,又推他肩膀:“你都要把我压死了,还管鞋?”

蓝河笑嘻嘻撑起身子,又被叶修拉下去亲了一口。

“鞋子都洗了,春宵一并送了呗?”

后来就再没提过生日的事了。

和叶秋讲自然是没提春宵的事,当弟弟的拎着公文包笑了一会儿,扶着门框跟他说话。

“像他会说的话。但是过两天我不好饶他,回家一趟我爸肯定问东问西,这锅可不能光我背。”叶秋似乎还想起些别的事情,但是没有说出口,他偏偏头看到叶修提着超市购物袋拾阶而上,也就跟蓝河作别。蓝河挥挥手,放下来正好伸出去接过叶修手里的购物袋往屋里拿。

“他又跟你说啥啦?”叶修两脚相互蹭了蹭,把休闲鞋踹下来堆在门口地摊上,跟着蓝河走进厨房拉开冰箱把东西往里塞。他们俩人都不怎么会烧饭,也算不挑食,买回来的大部分是即食或者速食食物,微波炉热热就能吃。厨房灶台安了还崭新如初。

“说过两天要你回家给过生日。”蓝河抽开下层冰柜,把一袋粽子倒了进去。

“哦。我知道的,我妈刚路上给我打电话。”叶修靠着冰箱门,把袋子里掏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递给蓝河,口气平淡得蓝河倒有些讶异得抬眼看了他。

“这么认命?我听叶秋意思你不喜欢回家过生日。”

“哪能喜欢。你听着他喜欢吗?从里到外问得每天吃几粒米都要数清楚了。”冰箱收拾完了,还有些家用搬出去往橱柜里塞。日头将尽傍晚,客厅有些暗下去,叶修啪得按亮顶灯。灯选得是光线明亮的节能灯,蓝河提着袋子蹲在电视柜边上,把长卷的纸巾往柜子里塞,影子小小的一团窝在他脚下。叶修离他七八步远,手里还摸着墙壁上的顶灯开关。

蓝河一边放东西一边笑,说真是辛苦他们兄弟俩,不过谁家爸妈不是那样的。他来之前,跟妈妈也交代了不少次。

叶修挑挑眉毛,嘴上说了一句,“所以没办法啊。都回来了再不去,等叶秋吃了我吗?”

“你去年也回去了?”去年今日,蓝河还在等着领毕业证,到北京是一个月多之后的事了。

“去年……没有。”叶修顿了顿,去年这不你还没来呢嘛。其实也不是故意,恰好分到一个课题,有点事就没回去。今年嘛……也是有个课题,需要回去的课题。

“哦,今年就这么听话啦?”蓝河把掏空的购物袋揉了揉塞进边上抽屉里,转过身来揶揄叶修。

这柔白光线下一切安好的景象。

时间再往前追溯几年,叶修还没想过。他不知道蓝河想没想过,要是蓝河和他讲的是真话,那就是他也没想过。

那是,他已经想不起来具体时日的时候了。别人讲,告白的光景,初在一起的光景,一周年的光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爱情的痕迹。可是叶修不大记得了。他好像能回忆起,那是一个看起来有点随便的告白。只是看起来罢了。他打断了苏沐澄正在看的电视剧,问了她好两遍,你说蓝河喜不喜欢我?

苏沐澄把全屏的电视剧缩成窗口,在聊天窗里噼里啪啦地打字。

“你没把人家挖过来不安心那?美人计是不是太没下限了啊?”她还记得,那个给兴欣打理了五天时间公会的绝色。

“你少损我好不好?”要讲伶牙俐齿,叶修讲实是说不过苏沐澄的。

“真喜欢?”

“真喜欢。”

苏沐澄在窗口里刷了一排小人狂喜乱舞.gif。对于叶修,她是认真靠谱多过戏谑,既没到处张扬,也没太过埋汰,叫叶修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又问了一遍。

苏沐澄猜:“你可以试试。”

“试啥?”

“告白啊。”

“直接上啊?”

“对啊,”苏沐澄祭出十几年来看电视剧的经验,打字嫌累,索性开了语音,这样那样讲了半天,每句后面都要跟上一句,不信你问云秀,最后总结了一下,“又不是没相处过,开始简单,说起来网恋,日后要长久才是难。”

她想来想去,又心痒多问了一句,“你见过他没啊?万一长得很丑怎么办?”姑娘家格外关心的总是样貌。

“见过见过。”叶修按着键盘在那儿笑,“没小周好看,肯定赛过老韩。”

“小心我回头跟新杰告状啊?”苏沐澄也笑,磕了几颗瓜子,催促他快去,“我电视剧要看不完啦,赶不上进度就没法跟云秀讨论了。”

叶修在别人的专业领域向来从善如流,他在家扒拉半天,以前的大号小号都留兴欣了,他回来又买了新区卡,练到神之领域也花了一阵子。他拿新号去加蓝桥春雪,备注就写了一句,我叶修。

那边一下子就通过了。

蓝河大概对着叶修总有点无奈,消极抵抗,通过了好友但一直没有主动说话。叶修抽了根烟,戳开私信框发信息过去。

“本人吗?”

“本人。”回得倒是不慢。

“我叶修。”

“知道。”依然秒回,只是没过一会儿,又跟着来了一条,“怎么证明?”

“你在哪儿?忙吗?”

“世界之树。不忙。”

叶修看回复,世界之树,不远。他不忙,正好。

“那你就在那等我下。马上就到。”

这一条蓝河没回,但叶修也没再发,他赶到世界之树的时候,顶着蓝桥春雪名头的剑客正坐在树冠顶端托腮看风景。世界之树枝繁叶茂,直插云霄,要爬到树顶不大容易,但是对于叶修却是没什么障碍。战斗法师三两下就登了顶,跃到剑客边上站着。

蓝河这下信了三分。他看到叶修的战斗法师靠近,这世界之树的顶端什么也没有,看出去只有茫茫雾气一样的云,除了刚刚说要过来的自称叶修的人,也没什么人无聊到这个地步。他是和人打了赌,爬上来,还在想怎么下去呢。

“你是叶神?”他开着麦克。

“这还不信啊?”叶修也开了麦说话。

“那叶神找我什么事?”蓝桥春雪拍拍衣服站起来,面朝叶修的战斗法师。

“呃……”叶修难得打了个磕巴。来找你告白,虽说直接就好,这是不是也太,直接了?

蓝河好像是真闲,一点也没催叶修的意思,就是有点疑惑样子。世邀赛回来的个人采访里,叶修再次表示,他是真要回家了,没有复出的意思。在蓝河印象里,叶修要是来找他,那除了材料还是材料,现在他应该不需要了——唔,有可能还是要?蓝河看了看眼前战法不怎么样的装备。

“是这样。”确认了身份,叶修就没再用麦,他面对面给蓝桥春雪发私信,“我就来问你个问题。”

“问什么?”蓝河好奇起来,叶修看着剑客有些手痒痒似的动了动。他还是用的语音。

“问你喜不喜欢我。”

“……啊?”叶修听到那边不知是喝水呛着了还是什么,起初一声响,然后麦就被拿远了。他有些愧疚地摸了摸鼻子。树顶上雾云流动,剑客和战法衣袂飘动,叶修等了好一会儿,等来一封私信。

“这什么意思?你跟我告白?”

“你喜欢我我就跟你告白啊。”叶修回。

“……”剑客头顶上冒出一排点点点来,蓝河迟疑地回复,“开玩笑?”

“不开玩笑。”

“那……”蓝河又开始说话,“不是,我有点混乱……”

“这有什么好混乱的?”叶修也说话,“是还是不是,选择题啊。”

“……不是会怎样?”

“不是我就走了啊。”

“那是呢?”

“是我就跟你告白啊。”

“我觉得你已经……”蓝河好像更头痛了,蓝桥春雪在树冠上走来走去,差点从边沿掉下去。

“你要觉得不好说就过两天再说?”叶修回忆了一下苏沐澄给自己的建议。他真的转身要走,反正本来过来也只是为了证明一下真身,一个回复,怎么回都一样的。

“别。”战斗法师走到主干上准备往下爬,蓝河叫住了他。蓝桥春雪挨到他边上,蓝河有些无奈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不是很响,还带着话头采到的呼吸声,“过两天更烦了。”他先是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又跟叶修说话,“那,你给我告个白呗。”

“哦。我喜欢你。”叶修按着耳机,对着话筒讲话。明明是很重要一句话,临到嘴边,却好像稀松平常。

“嗯,我也喜欢你的。”蓝河说。

周围静谧了很久,轻柔的风拨动着树叶沙沙轻响。

叶修忽然说,“说完了,那我下了啊?我妈叫我吃饭。”

“啊?……哦。”蓝桥春雪顺着树干小心翼翼往下爬,“我也回公会了。”

告白的全程到此结束。实在是……没什么值得纪念的。具体日子是记不清了,至于过程为什么还在,那是因为八卦起来,这完全就是个笑料。方锐痛心疾首地把这一事件记作极端没有情调的失败案例。叶修不服,总归他成功了对不对。

记不得时日,就别提纪念了,更别说,什么一周年,两周年。

叶修知道蓝河生日,是蓝溪阁每年大张旗鼓的世界频道刷屏,还有车前子的一句吐槽。那还是他在网游被追杀的时候。蓝河带队路过他们身边,声称要下线过生日,脚底抹油溜得飞快。车前子一边勉力招架叶修,一边还不忘记骂蓝河。

“装什么装,你生日哪天谁不晓得啊!”

“哪天啊?”君莫笑扛着千机伞一溜小跑,顺嘴问了一句。车前子流利地报了一个日子出来。

还真知道。叶修惊讶了一下,直到很久以后,才发现自己记着那个日子。

蓝河往年生日都是在蓝溪阁过。他在蓝溪阁人气很好,自己不上心,架不住别人上心。世界频道提前一天就开始不要钱地狠刷,烟花买了满世界点,还会有YY生日歌会。别说自己公会的人,别的公会有时候也会来捧捧场。起初蓝河是开心的,规模也没有那么大,几个兄弟鬼哭狼嚎地满世界跑,通宵开心得不得了。后来他在蓝溪阁位置越做越高,过生日开始有点不是那么个意思。人越来越多,蓝河回复谢谢都回得手软。他有些疏懒,但是主角总不能不去。

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他正好得了个借口。公会的人问他是不是要和叶修过,蓝河就嗯嗯啊啊是啊是啊。情侣要过两人世界,大家总是通情达理。生日当天蓝河愉快地拔了卡,给叶修发信息,大意:我不过生日,不要穿帮,我回去睡个觉。晚安。

叶修一觉睡到晚上打开电脑才看到企鹅留言,赶在零点之前,讲了句生日快乐啊。

第二天起来,蓝河回过来一句,嘿嘿,谢谢啊。

搬过来同居算是正式线上转线下,去年是蓝河给叶修补了一个生日,今年,要不然还是过一个吧。叶修摸着下巴想了想,再不然,生日礼物买一次呗。

他过日子确实不记,好容易这次做了好几个备注,总算是在蓝河生日三天前想起这档子事来。

买礼物。买啥?

叶修虚心请教了一下苏沐澄,然后对着对方甩过来的参考意见发愁。

“我觉得这个是你想要吧?”

“……啊,发错了。”苏沐澄淡淡地把自己购物车的截图刷了过去,“你参考一下什么创意礼物?”

叶修善用了一下淘宝,顿时觉得大开眼界,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个下午。晚上蓝河端着饭盒叫叶修吃饭,叶修把网页一关,挠挠手臂就出去了。

第二天要上班,第三天也要上班。生日当天蓝河还不幸加班。晚上摸黑回家,叶修蜷在被窝里往里挪挪给他空出了个点地来,蓝河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直到一个礼拜之后的周末,蓝河从房间里拿出一个盒子来。新版的夜雨声烦的手办。

“今天什么日子啊?”蓝河问。

“没啊,没什么日子。”叶修叼着油条盛粥,讲话有点含糊不清,“你吃不吃早饭啊?”蓝河把盒子搁在茶几上走过去端粥,他拿出手机看了又看,确认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到底什么日子啊?”他又问叶修。

叶修专注叼油条咬包子,一点不带搭理他。蓝河想来想去,忽然“啊”了一声。

“我生日?”

叶修眼睛瞥过来看他一眼,点了下头。

“谢谢哦。”蓝河弯弯眼睛,端着粥碗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客厅。新版尚未发行的手办呢。

“哎,你还有别的想要的没?”蓝河对着手办爱不释手了一天,最后把它玻璃橱柜最上面一层里。他洗完澡出来,叶修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看他。

“为什么还要?”蓝河缩进被窝里。

“就当补补以前的?”叶修靠在床头,他脚从被子底下伸过去,架在蓝河膝盖上搁着。蓝河转了转身子,撑在枕头上,朝他笑。

“那……春宵苦短,一刻千金?”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