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翔周】夏眠

谁说我不产翔周!!

暧昧期

还没结婚(干)

*宣誓之后一秒吃下了周翔,觉得很叛教。但是仔细一想,吃的还是,翔周…………算了。冷习惯了。

写着写着又掉梗!哭!这意味着还要写一次!


>>>>>>>>.

“周泽楷?周泽楷!”夏休期一大清早,周泽楷的房门就被敲得咣咣直响。孙翔整个人都扒在门框上,恨不得用体重把门压开。但是里面好久都没有动静。孙翔按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敲了两下。

“周泽楷!!周大爷!!”

依然毫无动静。

孙翔有点颓丧,但是他知道,这几下要是没能敲开周泽楷的房门,那段时间内是没什么希望了。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轮回走廊尽头那座座钟的时针时针指向十,“咔哒”一声,周泽楷的房门开了。

房间主人半是惊讶半是茫然地后退了一步,靠门坐在门口的庞然大物抖了一下,清醒过来。

“周泽楷!”孙翔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窜起来,双手很自然就搭到了周泽楷肩膀上,“刘小别借我那耳机找不着了!你可得千万给我想想,去哪儿了?”

周泽楷平时话不多,看起来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却确确实实是轮回最细致入微的一个人。轮回有一阵子流行那个网上顺着一个一个线索最后找到生日礼物的法子给人过生日,一整年过来下都颇有意思,一群人旁观寿星抓耳挠腮,可有意思。只是到周泽楷这儿全无用武之地。一个一个线索串得好好地从周泽楷房间开始绕着整个俱乐部一圈再回到房间里。可是周泽楷在起点站了三分钟,拉过边上的椅子一踩,伸手拉开书柜上头的顶柜门,从里面掏出了一个航模模型来。

“谢谢。”一圈人各种程度不同的下巴脱臼中间,周泽楷笑得软软的,欢欣鼓舞地拆开包装。

“队长你这是……怎么知道的?”当苦力藏了一整天线索的杜明深感冤屈,不仅苦力白费,还饱受队员鄙视。他非弄清楚怎么回事不可。

周泽楷一开始说:“猜的。”

杜明打死不信,抱着周泽楷大腿跪求披露真相。周泽楷咂咂嘴,解说不是他长项,何况他还就是猜的,要解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真是猜的。”周泽楷讲着话,目光和其他队员一块往站在门边的江波涛身上集中。江波涛顿时举手投向,他只负责解读队长战术思想,不负责解读脑电波图,不过为了解决僵局,他开口循循善诱了一下。

“小周怎么会想到礼物是在顶柜里?有什么迹象吗?”

周泽楷想了一下说:“椅子。”他的目光从站在椅子边上的吴启滑到书桌上,补充了一句,“书。”所有人跟着他的视线转动目光,一脸茫然。

周泽楷理理思路,继续深入解说:“动了。”

轮回平时大家都很相熟,房门并不会上锁,都可出入自由,但是良好的信任必然有良好的基底,平日里大家也不会随便进别人房间。周泽楷住的是队长单间,除了他平时不会有人进房间。房间里椅子动过了,说明有人进出过,但是没人跟他提。可能的事情只有最近他要过生日了,轮回一贯的藏礼物活动。不仅椅子动了,桌上的书也挪了一点点。前些日子周泽楷有瞥到他们丢下的包礼物丝带和包装纸,不是能夹进书里的厚度,那就是说,放东西的人是踩到了桌子上。需要踩到桌子上才能放的,能放下一个盒子的地方,就只有那个书柜头顶的柜子了。

杜明像见鬼一样盯着眼前他保证自己放回原处椅子好一阵子。最后还是相信了。

然而在这和平年代周·福尔摩斯·泽楷的观察力并没有别的什么卵用,这个奇妙的技能暴露之后,最大改变是使周泽楷成为了轮回活的失物招领处。

“耳机?”周泽楷顺着孙翔摇他的力道晃了晃,很是困倦地揉起眼睛。他一到夏休期就懒成一个狗,一般没消耗的必要,连呵呵都不肯说。

“对,耳机,我前天还看到它的。我昨天没用它,不能今天起来就找不着了啊。”

“唔……”周泽楷站在门口呆立半晌,孙翔以为他在进行思维殿堂的畅游,安静地没有打扰。谁知半分钟后,周泽楷松开门把迟缓地回身朝床走去。

孙翔一把扯住他,周泽楷迟钝地回过头,轻轻拧眉。

“再找找,肯定在。”

“我也知道肯定在啊问题是在哪里啊?”

周泽楷没用什么力气,走到胳膊伸直离不开孙翔的钳制就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孙翔百般无奈,只好松手。周泽楷走了两步一头扎进床里,又睡了。

传说能把人从床上折腾起来的只有三个要素,肚子饿了,要上厕所,手机没电。

周泽楷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觉得肚子有点瘪。

孙翔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耳机,就暂时抛到了一边,顺应袁柏清4=1的召唤打本去了。他没耳机,开的公放,声音不是特别大,因此能听到周泽楷房间里的动静。

“砰——”的一声响。

孙翔一惊,键盘一推站起来。

“你们先打啊,我出去一下。”

“周泽楷?”孙翔走到周泽楷没关的房门之前,周泽楷整个人陷在被子里,一只手挂在床的边缘之外。银白色的肾6掉在地上,孙翔一阵子心疼——没套壳儿啊!

他肯定是又闭着眼睛去捞手机,乱摸一气把手机扫到地上。掉到地上够不着了,又懒得爬起来捡。进轮回之前没听说轮回队长这种德性啊。孙翔第一年夏休在轮回过的时候还觉得自己遭受蒙骗。说好的男神,说好的高冷。但是现在他盯着周泽楷那一头在枕头里蹭出来的鸡窝头,冷静地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塞进周泽楷手里。

“你饿不饿啊?”他在床边上坐下来,看着周泽楷撑开一条眼缝儿看时间,11点48,是该饿了。

周泽楷翻了个身,看看时间又看看孙翔。

“饿。”

“那起来吃饭呗?让大爷炒俩小炒?”孙翔正盘算着午饭吃点什么,结果周泽楷蜷了蜷身子,在充足的空调风下拉拉被子。

“不想起。”

“……”孙翔盯着裹成一团的被子两秒,“那你饿不饿?”

“饿。”

“起不起?”

“不起。”

“……”

但是饿并且不起,仍然是能在某种条件下达到协调平衡,相合相容的。十分钟之后,孙翔拎着几个饭盒用肩膀顶开周泽楷的门。

周泽楷盘着腿坐在床上,朝孙翔伸手要接饭盒。塑料袋刚沾着他手掌没过两秒,孙翔又提起来,用很怀疑的眼神盯着他。

“你刷牙没?”

周泽楷用清醒了三分之二的眼睛回看他,点点头。

孙翔对着他无意识舔嘴唇的动作相当地质疑这个回复的真实性。都饿成这样了你倒是从床上下来啊?

但是在周泽楷十分诚恳地连说了两遍“真的去了。”之后,孙翔还是把那份饭递给了他。周泽楷坐在床上端着饭盒开打了电脑,在一溜片子里随便点了一个。

孙翔凑过去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丧尸伸手把掉下来的眼珠子往嘴里,他一阵恶心,扭头看周泽楷。周泽楷盯着屏幕,眼睛里全反着电脑屏幕的光亮,他张嘴,咬了一颗鹌鹑蛋进去。孙翔抖了两抖。

周泽楷嚼嚼蛋,瞥到孙翔也在看,还好心把屏幕往他这边转转。孙翔连忙摆手。

“我不用了,你先看吧。”

周泽楷点点头,又把屏幕转回去。孙翔听着各种恐怖音效吃完了一顿饭,又跟周泽楷提。

“你帮我想想我那耳机去哪儿了……刘小别催命啊要。”

周泽楷把吃完的饭盒装回塑料袋,往床边一搁,眼睛盯着屏幕半寸没挪,从鼻子长长地出了一个音儿。

“在,没丢。”

“是没丢啊,可是在哪儿呢?”孙翔挠了挠头发,咬着牙说,“你快帮我想想,想完我陪你看。”

周泽楷唰地一下转过头,“真的?”

孙翔心一横,“真的。”

周泽楷按了暂停键,把电脑放到一边。

“抽屉?”孙翔平时有什么东西用完就往抽屉里塞。

“找过了,没有。

“队服外套?”

“没有。”

周泽楷皱着眉陷入深思。

“训练室?”

“这两天都没去。”

“昨天,干嘛了?”

“昨天没干嘛啊?”孙翔苦思冥想回忆,周泽楷靠在他边上又开始昏昏欲睡,像一只夏眠的海蜇。

“周泽楷你别睡啊。”孙翔推推他,周泽楷哼哼了两声,撑开一点点眼睛,整个人赖在孙翔身上,好似没骨头一样。孙翔一边撑着他,一边回忆昨天的行程。

“昨天先陪你去买了两打T恤,然后去南京路那儿吃了一顿,然后就回来了啊。你说该不会掉外面了吧?”他烦躁得要死,耳机是刘小别心头宝贝,怎么着也要找回来还他。

“晚上。”周泽楷闭着眼睛梦呓。

“晚上?你一回来就睡了,我晚上跟他们打了一晚上本……啊,我去跑了个步。”

“嗯……运动服……”

“对对对,在运动裤口袋里。在水房还没洗呢!”孙翔一拍大腿,站起来往水房跑。周泽楷摔进床里,呜了一声,捂着头往回挪了挪。

孙翔成功找到耳机,回来准备实践陪周泽楷看恐怖片的承诺,结果一走进门,嗖嗖的空调风里,周泽楷又陷入午睡。


待到傍晚,孙翔又被“砰——”的一声惊得一跳。他走出去掀周泽楷被子。

“太阳都下山啦,你可以出来活动活动了。出去吃个晚饭。”

周泽楷搂住被子被他从床上提起半个身子,又得寸进尺抓住孙翔手臂免得自己再摔回去。

“不想走路。”

孙翔使劲提他,“不走不走,我开车,行了吧?再不动动你这是要结茧……”

收拾完毕走下楼梯的周泽楷看着轮回前院里踩着车蹬子的孙翔。

“你开车。”

孙翔按了把铃,“我忘记了,今天我那车限号。骑下车锻炼下身体。你可以用吴启的,钥匙在这儿。”他丢了一串钥匙过去。周泽楷接住,人却没往自行车库走,直直地朝着孙翔而来,长腿一跨,坐在了孙翔自行车的后座上。

“走吧。”他敲敲孙翔后背。

简直是懒出翔了……

然而这句话都不知道骂的是谁,孙翔看了看天,把话吞回肚子里,脚下猛地踩了车蹬一下子骑出去老远。


“你要是坐不稳,可以抱着我啊。”他在傍晚的风里目视前方地对后边的人说。

周泽楷没有回答。

但是过了一小会儿,一条手臂伸过来,松松围过孙翔腰际,抓住了他腹前的衣服。


评论(1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