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喻周喻】似非而是 06

06.

“……”喻文州站在卧室门口的时候居然有点不敢推门。他下班光景,周泽楷多半在睡觉,或者刚刚洗完澡。广州天太热,坐在那里不动都一层细汗。周泽楷连着开了几天空调又觉得有点空调病,只好用多洗洗澡解决问题。

他跟个小孩子过家里总是没大人的暑假一样住在喻文州家里。喻文州本来想用掉年假带周泽楷到处玩玩,但是周泽楷不肯麻烦他,他好像突然之间有了别的心事,有些磨磨蹭蹭地跟喻文州说,如果太麻烦的话,他还是回去吧。

周泽楷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很少见地有点目光闪烁。喻文州能感觉到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下,周泽楷就会妥协听他的话,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喻文州不想那样做。于是周泽楷就这样住下来。

在不喜欢黄少天之后喻文州一直处于空档期,他觉得可能是喜欢黄少天太久,挖掉那份之后一下子没有气力去喜欢别人。他也不是特别在乎了,有点像大喜大悲之后的大彻大悟,喻文州想了很久反正他没有需要带孩子的考虑,现在谈一场恋爱和四五十岁再碰到意中人也没太大区别,看缘分就好。

但是接连三天看到周泽楷只穿着条内裤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喻文州深刻认识到就算他心理年龄能突破五十,身体年龄还不过三十。

周泽楷揉着眼睛拉开门站在喻文州对面,他这两天标准混吃混喝,看到喻文州回来第一反应就是可以吃晚饭。广州饭食不错,他露出一点可期的雀跃神色。

但是喻文州轻轻咳嗽了一声,别开目光不去看周泽楷裸露的上半身,他眼睫一垂,又扫到周泽楷两条笔直的大白腿,目光又忽地一转,最终盯牢了原木色的客卧房门。

他一时没说话,周泽楷有点困惑。

今天没饭吃吗?

喻文州咳嗽了一声,看着客卧原木色的房门说:“出来吃饭吧。”

哦,有的吃。

周泽楷松开门把手往外走。

“你……”喻文州忽然又转身,“我周末陪你去出买衣服吧?”

周泽楷疑惑地偏了偏头,大约还是觉得麻烦喻文州,隐隐透露着不愿的意思。喻文州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仔仔细细地啃。他倒是忘了,周泽楷对这种拐着弯表达的恳求最是不灵光,他的迟疑或许是问,喻文州到底是什么意思。

把骨头往桌上一吐,喻文州重新拾起话头来,他语声有些轻,又有些快,在空调吹风的背景音里倏忽一下就过去了。

“我是说,你要不然还是把衣服穿上?”

他拨弄了下碗里的米粒,才抬起眼来看周泽楷。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在思索话里的意思。

喻文州捏着筷子,想了想又笑了。

很久之前他也曾半真半假地抱怨过黄少天,同他说,最好不要跟他一起进澡堂。黄少天抱着澡盆子站在门口想了两分钟,直着舌头说队长你说得有道理,那我先回去了你先洗。留下喻文州站在更衣室里自己对自己笑了一声,拉开柜门开始脱衣服。

那其实是说笑,就算是喻文州喜欢黄少天,也不至于看了他裸体就想为非作歹。喻文州就想逗逗他,是契机是玩笑,全抛给黄少天。而黄少天不屑虚伪以对。他最后也只成功了那一回。后来黄少天光着膀子往浴室里冲,张扬着笑脸对喻文州说:“你死心吧!我绝不会让你先洗的!有本事你就进来!”喻文州在他后面,坦然地跟了进去。

但是他居然在周泽楷面前觉得不好意思说。

是因为他和黄少天彼此摊牌,才无所顾忌相互来去,和周泽楷却缺乏这一层关系?和朋友说这样的话总是很尴尬的吧。喻文州嘴边的笑又有些苦,但是同队其他人,宋晓郑轩徐景熙却从来不觉得有异。那是太过亲近的缘故。

他把周泽楷放在不远不近,可倾诉可倾听的距离上,本来是好相与的,如今却要和他讲。

麻烦你穿个衣服,不然我看着老觉得要硬。

真是丢广大同性恋青年的脸。

可是周泽楷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是人都要见色起意。喻文州觉得这断不能全算他的错。

“你这样,我不太习惯。”喻文州斟酌着说,“你知道的,我是……”他语速刻意减慢,以期周泽楷能够福至心灵,免得他真的要说出来,实在觉得无法开口。

周泽楷盯着他端详了一会儿,似乎心领神会。而他接下来的动作居然是低头塞了一块排骨,津津有味地把骨头都咬得粉碎。然后他有些抱怨似的嘟囔了一句。

“可是好热。”

喻文州正皱着眉头苦笑,他又添上一句。

“好。”

紧接着放下碗,这就回房间去了。没过两分钟,又开门钻出来,身上挂着来时那天的T恤——和喻文州的一起洗出晾干,刚刚收回来不久。下半身套着喻文州那条睡裤。周泽楷来的时候穿着硬邦邦的牛仔裤,即使洗干净了,他还是不怎么想碰。

他坐回餐桌边上,埋头又吃起来。

喻文州刚刚吃完饭,又喝了一碗汤。他放下碗,想了想,伸出手去给周泽楷理了理匆忙套衣服蹭得乱七八糟的碎发。

周泽楷叼着排骨冲喻文州笑了一下,含含糊糊地说:“周末去买衣服?”

喻文州笑着说好。

“要吃早茶。”他嘴里还没停下,就开始记挂下一顿的事情了。

“好。”喻文州嗓音里是压不住地笑声。


评论(1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