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人。

[唐周/翔戴]眠蝉 02

被烟烟催成狗QAQ终于出来了。

这个是翔戴。

猫画烟熏妆:

 ◎唐昊×周泽楷

 ◎孙翔×戴妍琦


02.

“您的咖啡,请拿好。”戴妍琦熟练地给咖啡杯套上一个防止烫手的纸壳,递出去给客人。

中午正是白领们的休息时间,坐落在写字楼之间的咖啡厅人满为患,长队一直排到门外。

孙翔站在收银机前给顾客点单,戴妍琦就在后面忙活,原本在后厨烹制糕点的店长肖时钦这时候也出来帮忙。

“一杯美式,一共28。谢谢惠顾,请到那边稍等一下。”孙翔递出去收据的手在收回来的间隙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他扫了扫后面的队伍,忽然回头对正好挨在他身边的戴妍琦小声说了句话。

“今天还是他?”

戴妍琦正在打包一份牛角包,听到孙翔的话把纸袋往肖时钦手里一塞,踮起脚尖越过电脑往队伍后面瞄过去。

周泽楷站在收银机前一脸温顺地笑。

“摩卡。”他和往常一样简短地说。

“好的好的,”孙翔熟练地往电脑里键入菜单,“今天也给你免单的。”

戴妍琦撑着他的肩膀和周泽楷搭话,“帅哥,要尝尝店长的新品吗?鸡肉三明治,鸡肉是店长的特别烤制的哟~”

周泽楷转过视线很认真地听她说话,大约原本是要回绝,但是要摆动的手已经伸到一半,听戴妍琦说到鸡肉三明治,他似乎又改变了主意,把手放了下去,有些犹豫地抿了抿嘴。

“点心也是一并免单的。”戴妍琦又补充道。

周泽楷于是点点头,又对他们笑了一下,“谢谢。”

免单名额是咖啡店新开张的促销活动,对象由孙翔和戴妍琦自行决定,一天各自可以给一位客人免单,条件只有一个,看他顺眼。俗称,看脸。

有趣的促销方式一时间让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每个人都跃跃欲试地意图来试试自己的颜值。

这个名额孙翔至今还没有用出去,而戴妍琦的则是在几日之后就有了固定对象。

“你喜欢那个男的?”

孙翔一边抹杯子一边回想周泽楷的模样。

比他矮。

比他矮。

比他矮。

哼,有什么好的。

“他长得好看啊。”戴妍琦笑嘻嘻地把孙翔擦干净递过来的马克杯马到架子上,同时还要歪过头来跟孙翔说话,“怎么,你嫉妒呀?”

孙翔扭头一看一阵着急,小姑娘个子不矮,但是离上层架子还差那么几分,她踮起脚尖搁杯子,眼睛却是看着孙翔的。这一下显得一整排瓷制品都岌岌可危,孙翔整颗心都拎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刚刚和戴妍琦的对话,一个大跨步走过去把杯子从戴妍琦手里拿过去安稳地放到架子上,低头数落她。

“你放东西能不能看一眼啊?”

戴妍琦扶着脖子仰头看他,“这不是有你嘛。”她说罢还抿着嘴摊了摊手。

孙翔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不跟她争辩,把厨房纸巾塞进她手里赶她去擦杯子,自己动手把架子又理了一遍,把黑黑白白的马克杯摆成钢琴黑白键的模样。

“有人吗?”外头响起招呼的声音。

戴妍琦一听就揶揄地笑起来,孙翔却拧起了眉毛。

他有点不情愿地走到收银机面前盯住电脑屏幕头也不抬。

“欢迎光临。”

然而对面却一直没说话,孙翔听着那一听就知道是故意的咳嗽声,有点无奈地抬了头看过去。唐昊站在收银机面前装模作样地看菜单,一件衬衫腰腹附近还有浅浅的折痕,就算孙翔记性再差,也知道和早上的不是同一件。

“一杯摩卡。”

“一杯摩卡,一共24。谢谢惠顾。”

孙翔摆出职业化微笑,输入菜单,准备收钱。唐昊慢条斯理抬起手押了押衬衫领口,露出一节骨感十足的手腕来,黑色皮质的腕表带贴着小麦色的皮肤,手表好像是搭配专款衬衫的新货,然而孙翔一下子想不起品牌名字来。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唐昊拨弄了一下领口,但是最上面那颗扣子依然没扣,然后就没了下一步动作。

唐昊看他的目光有些热切。

孙翔心里一抖。

“先生,一杯摩卡,一共24元。”他保持住自己满分的微笑,放大了一点声音朝唐昊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看见唐昊一下子撒了气似的,连脸上自信的表情都没了,闷闷不乐地掏出钱包拿出一张二十一张十块递给孙翔,这回看也不看他,拿了票就往后面走。

孙翔被他陡然拉长的脸弄得一惊,目光追着过去生怕他在长桌上的意见反馈本里投诉,结果唐昊倒是没有,从戴妍琦那里接过咖啡纸袋就出门了。

直到唐昊走出咖啡厅,他才回过头朝戴妍琦做了一个鬼脸。

戴妍琦笑得整个人都发抖,孙翔提心吊胆地从她手里又接盘子又接杯子,但是他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不然他干嘛,每天都要换一次衣服来买咖啡啊?今天还换了两次!基佬紫!还非要我看!”

戴妍琦刚喝了口水,差点笑得喷出来。

“有人喜欢你不好啊?”她故意问。

“我又不是基佬,干嘛要基佬喜欢我?”孙翔瞪了她一眼,把她随手放在台面上的杯子加满水,放到收银台右边,戴妍琦伸手拿得到,又不会和别的杯子弄混。

“那妹子喜欢你就开心了?”戴妍琦又问。

“那也要看什么样的啊!”孙翔理直气壮地反驳。

“比如那种?”戴妍琦随手指了一个路过店门口的OL,踩着高跟鞋,黑色筒裙一直包到膝盖,露出一截白皙而直的小腿。孙翔撇了下嘴角,一脸“你什么品位”的嫌弃表情。

戴妍琦转转眼珠子。这时正好过了五点,附近高中下了晚课,学生们一窝蜂涌出来买零嘴。罩着宽大校服的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头发上是五颜六色的发绳,她们挤到柜台前面,胆子大的和孙翔打趣,问他,帅哥帅哥,今天的免单还有吗?

孙翔熟练地按着屏幕,面不改色地回答:“没有了。”

她们一阵子失望,但还是点了五花八门的咖啡和甜点。戴妍琦在他边上封好纸袋子递出去,看着最后一个姑娘也穿过马路踏上对街的人行道。

“这种你也不喜欢啊?你到现在还没发过免单呢。”她晃着脑袋,因为要在店里做活,她只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黑色的皮筋,什么夹子也没用。

孙翔打开收银台点了点营业额,瞥了眼街对面等红绿灯的女生,咕哝了一句,“给她们免单啊,还不如给你。”

戴妍琦绕着头发玩的手停下来,转过眼看孙翔,他正在把收银台里的零钞整钱分门别类地摆好,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我要吃巧克力马卡龙。”戴妍琦捏着手指得寸进尺地跟了一句,有些小心翼翼地用余光偷偷看孙翔表情。孙翔把收银台锁好,转身在她头上扣了一记。

“你跟我说干嘛,店长不是说了我俩要吃自己拿吗?是不是店长?”

正巧肖时钦出门买材料回来,一推开们就听见孙翔这一句,很是温和地顺口回答,“嗯,你们想吃拿就是了。”

戴妍琦怨念地鼓了个包子嘴瞪了自家老板一眼。肖时钦不明所以,但是直觉尚在,提着袋子就躲进后厨。他们店不大,人就这么点,还有个姑娘家,因此肖时钦把关店的时间定得早,七点半就打发孙翔送戴妍琦回家。

夏日天黑得晚,外面还有日落余光,戴妍琦百般推脱,肖时钦还是在八点不到的时候关上了店门。孙翔提着戴妍琦的背包往外走,十分不解地看着她抱着大门依依不舍的样子。

“你那么喜欢上班,明天来替我站早班啊?”

戴妍琦头一昂,从孙翔手里拿走了自己的包,“我不。大学生涯,没有早上。”

“……”孙翔朝回家方向不同的肖时钦挥挥手,放下来转而去拉光顾着和肖时钦告别完全没有看路的戴妍琦。

“送到这里就好了啦。”咖啡店原本就离大学城不远,进了宿舍区路都一下子亮了很多。

一开始的时候戴妍琦还抱过希望孙翔会说要送她到楼底下,但是孙翔毫无绅士风度,戴妍琦说不用送了他就转身走了。她头一回气得直跺脚,直到后来经历了一次加班,路上灯全黑了,孙翔一直把她送进楼道,她想拐去便利店买杯酸奶都不成,一双眼睛直盯到她上楼打开宿舍灯。

送到大门口也挺好的。

戴妍琦哼着歌转去小卖部买夜宵。走到楼底下的时候看到孙翔,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孙翔闻声转过来,虎着脸俯视她,“你去哪了?为什么没直接回宿舍?”

戴妍琦连忙投降,举起一杯酸奶给他看,但也不能溃不成军,她昂首挺胸又看回去,“你不回去跑女生宿舍楼下干嘛?小心被大妈轰出去。”

孙翔朝她提起一个袋子晃了晃,“你不说要吃?后来又没吃。拿来给你当早饭。”

巧克力马卡龙被排在透明的蛋糕盒里,散发着甜腻的香味。

孙翔把袋子放到戴妍琦手里,“你回去,我看着你上楼。你这么油滑,下次不听你的了,回头店长又要怪我了。”

戴妍琦冲他做了个鬼脸,抱着蛋糕盒子上楼。她一口气跑了五层,心口直跳,脸色绯红,捂着胸口歇了一小会儿,跟自己说,一定是跑的。

她按亮宿舍的灯,走到窗边去看,孙翔仰着脖子,看到她身影在窗边一晃,抬起手随便摆了摆,扯扯背包带子转身走了。


评论
热度(56)